我在努力

【凯源】西街第九号


阴阳先生X当铺老板

这篇是好久之前写的了,现在才被我翻出来嘤嘤嘤

BGM-薛之谦《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
传说在西郊的尽头有一条西街,沿着西街走九步,在你的左手边会出现一家当铺,你可以从那里当回任何东西,包括青春、容貌与爱情这一系列的奢侈品,但代价之大也是你无法想象的。

  

  尽管这样,仍旧很多人跃跃欲试,没明白眼前的事物是最珍贵的,不顾一切前往西郊寻找那家当铺,最终都是一无所获。

  

  我拖着疲惫的步伐走向了西郊,一抬眼便看见了一座门拱,上面工工整整用小篆写下了“西街”二字。

  

  第一步,第三步,第七步,第九步。

  

  这是我第一次来,记忆里却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地方我很熟悉。

  

  左手边便是那家被吹嘘得极其神秘的当铺,看上去年代久远,在静谧的夜色下泛着蓝色的光,远远望去像一大片鬼火,又像一座阴森森的古堡。

  

  我推开木制店门,门随着我的动作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

  

  我走进当铺,这个多少人梦寐以求想要进来的地方。

  

  当铺的老板坐在一个很大的柜台后面,柜台上散落着不少杂物。

  

  他正手撑着脑袋打着盹,被我惊醒之后揉了揉眼睛,似乎对我深夜造访这一件事很不满。

  

  “我想把我的爱人赎回来。”我说,“我愿意用我的寿命来换。”

  

  他笑了,慵懒地站起来,点亮了橘黄色的灯光。我望见他穿了一袭黑衣,似乎要与这夜色融为一体。

  

  他开口道:“性命都没了,要你爱人有何用?”

  

  我说:“我爱人和你长得挺像的。”

  

  他停顿了一会,“不是很像,是一模一样。对不对?”

  

  我说:“我受够这没日没夜漂泊的日子了,活着不能见到他,又有什么意义?”

  

  他望着我,“你死了,让那些等着你的人——哦,他们不是人,怎么办?”

  

  他已经知道我身份了。

  

  我说:“世界上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是这种职业?”

  

  “你还真是很不负责任。”

  

  “你肯留在这里,原因想必与我差不多吧?”我看着他的眼睛,他的模样与我爱人完全吻合,同样的杏仁眼,嘴唇微微上翘,皮肤很白,手指纤长。

  

  他说:“是啊。我等的那个人,也长得跟你一模一样。”

  

  我说:“你就是马思远,没错吧?”

  

  他也没惊讶我为什么能认出他,“你好,王俊凯。”

  

  “我见过Karry。”我说,“那时候他经过我身边,我感觉到他身上有劫,我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走,他却甩开我的手说他要去找你。”

  

  马思远低头不语,再抬头时对我凄惨一笑:“我知道。如果我当时没有对他说他不回来我们就分手这些话……他就不会……”

  

  然后他说:“我也见过王源。”

  

  “Karry死后,我便开了这家当铺。那天一个男生过来,说他愿意用寿命换你的性命。那时候的你是出了车祸吧?还连着被下了三张病危通知单。”

  

  我不可置否,“你这里不是只有死人和我这种人才看得见吗?王源他当时还活着,怎么会找到这里的?”

  

  马思远瞪我一眼,那模样像极了王源与我赌气时的样子。

  

  “你听我讲完。”

  

  “我不替活人做事。”马思远低头看账本,拒绝了王源。

  

  王源急了:“我已经快死了!”

  

  马思远抬眼望他:“代价很大的。”

  

  王源说:“我不怕。”

  

  “灰飞烟灭、魂飞魄散,这些你不怕?”

  

  “我不怕,只是有一个请求。”

  

  “什么?”

  

  “以后如果你见到他了,告诉他,不要再想着救我了。”王源说,“没用的。”

  

  我听着这段我从来不知道的记忆,心寒了一大半。

  

  “你做了阴阳先生,无非是为了想看他最后一眼吧。不要想着救他了。”马思远淡淡道。

  

  “你留在这里,不也是为了等待Karry的灵魂回来?”我说,“你明知道Karry飞机失事坠入海里,不可能回来了。”

  

  我的话显然也让他心凉了,他说:“既然这样,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可以交易的了。”

  

  逐客令。

  

  “我们都是替阴间做事的,”我说,“活着半人,死了变鬼,没什么好担忧的。”

  

  “我和Karry、你和王源这么像,你不觉得哪里奇怪吗?”

  

  “平行世界。”马思远说,“不小心重合了。”

  

  “这就对了。”我说,“反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条轨道会恢复回去,到时候我们谁也不会记得谁,帮我这个忙也没事吧?”

  

  他皱起眉,“这样……”

  

  “用我的魂魄换他的回来......”我说,“他回来的时候我还能见他一面。”

  

  马思远良久不语,最后叹了口气。

  

  “王源那次来找我的时候,也是这么对我说的。”

  

  “拿自己的性命换对方生命的延续,我真的很少做到这样的交易。”

  

  “现在做到了。”我说,“你还要在这里继续等Karry回来?”

  “他不可能回来的。”马思远说,“一个执念罢了。”

  “不,他一直都在。”我看着马思远身后,“在你身旁。”

  马思远挑眉,眼睛一下子亮了:“真的?”

  我看见Karry的灵魂坐在马思远的柜台上,对我摇了摇头。

  我说:“假的。”

  不知道Karry是怎么有毅力从深海回到马思远身旁的,我明白回来时的那种痛,一层一层踏入十八级地狱。但他回来这么多年却就只在马思远身旁默默看着他,还不愿让马思远发现他。

  我听见Karry在我耳边轻声道:“马思远他要是看见我了,一定会不顾一切过来找我的。”

   “我不愿投胎转世,不愿喝孟婆汤,愿意忍受十八层地狱的痛苦,都是为了他。”

  “他太让我放心不下了,所以我才不愿意走的。”
  

  
  我很想问Karry,王源现在在哪里?过得怎么样?他有没有好好吃饭?可是看着对面马思远失望的神情,又活生生把话咽了回去。

  王源现在会不会也在我身边看着我?我环顾四周,空无一人。

  怎么可能呢,魂飞魄散的。

  我放弃了,又补充了一句:“你要相信他一直在守护你。”

  马思远淡淡的笑了,显然以为这是我安慰他的话。

  “很晚了,请回吧。”

  他按灭了灯,当铺又一下回到了我来时的那个样子,一片漆黑,静谧渗人。

  我没有离开,满脑子疯狂想念起了王源。

  他被我没收零食,被我逼着吃饭时气鼓鼓的样子。

  冬天替我带上围巾,仰着脸笑盈盈等着我夸赞时的样子。

  紧张时拉着我的手,手指一下一下蹭着我掌心的样子。

  我说:“这笔交易你还没做完呢。”

  他说:“你怎么还那么固执?”

  我说:“你不答应我就不走了。”

  “王源和你都已经死过一次,再回来只能把他的魂魄拼起来,换句话说,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再换回来你就永远没法变回来了,只能留王源一人在这个世界上。”

  我说:“我不怕,只是有个要求。他回来的时候,把他的记忆中关于我们的这部分抹掉吧,让他变成普通人。”

  马思远沉默了许久,“拿你们没办法。好吧,我答应你。”

  他走到我身旁念念有词,“九月三十日,抵押者王俊凯愿用自己的魂魄换取十年前被抵押的王源的姓名。天地为证。”

  他咬破自己的手指,在空中写了一纸合同。他的血凝固在空中,随着他的动作组合成了一个个字。

  他转头看我:“签字画押吧。”

  我走向前,十年前的王源也是这样换回了我的生命,如今我要再次换回来。

  他那时候该是什么心情?与我现在一样吗?

  我将手掌按在上面,随即我便感觉到整个身体轻飘飘的。

  王源凭空出现在了我面前,他闭着眼睛。

  马思远走向前,在他的太阳穴周围点了一下,随着那声记忆消除落下,王源很快睁开了眼。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被一双手撕裂,痛得剜心刻骨,却还是在他走向我的那一瞬间对他绽开一个笑容。
 

  王源停留在我面前,随即迷惑地看向马思远:“我这是在哪儿?”

  那一刻我很想走过去,像往常一样抱住他,可是没办法,我已经动弹不得。

  马思远说:“你在西郊。你迷路了。”

  王源点点头,转身走出了当铺。

  马思远望着王源走远,转身看着已经消失了的王俊凯。

  “他挺好的,你放心走吧。”

  也不知道王俊凯能不能听到,四周安静得没有回音。
 

  马思远又补充了一句:“又做了件好事,等我死了,应该不至于下地狱吧。”

  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他低头笑了。

end

评论(2)
热度(43)

© 清子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