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努力

【凯源】人质03

※旧文重发 杀手凯X心理医生源

——

“不过,你最后答应我一个条件。如果见到Karry,告诉他,我还记得他。”


脑袋忽而又痛起来,同时一些记忆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我以为我已经遗忘了这些记忆,此刻却真实的提醒我存在过。


Karry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帮我吹过头发。


Karry在我十三岁的时候带我去过游乐园。


他突然看我的眼神很怪异,已经收起了刚才那种凶狠。


他迅速收起了枪,快步走到窗户边拉上了窗帘,屋子里一下陷入了黑暗。


“你干什么?”我有点不解。


“嘘……别出声。你快走。”他把我往门那边推,“赶紧离开这,跑得越远越好,快!”他的口气中带着不容质疑的成分,我一瞬间有点怕他,任凭他推着我。


“不想跑远也行,你赶紧躲到楼梯或者别人家,随便你怎么藏,只要你离开这里就行了!随便数个1800下左右再回来!”


他的语气很急促,甚至还带着恳求的意味,我却还是没搞懂发生了什么。


算了,听他的吧。我出了屋子,步履匆匆跑到了楼梯口,一转身,他已经把门关上了。


我在楼下等了很久,没敢上去也没敢出去,直觉告诉我走出去会有麻烦。


后来事实证明我的决定是正确的。


我刚到楼梯口就听见了枪声,不用说肯定是王俊凯的。


他疯了吗……开枪都不装消音器的吗?他在我房子开枪干什么?


还好没人注意到这声枪声,否则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王俊凯乘电梯下了楼,楼梯和电梯并不相连,我当然也就不知道他下来了。


他一出来就打了个电话。


“对不起,他跑了。”王俊凯低下声。


“跑了?”电话那头声音很淡,“是真的跑了,还是你不舍得下手?这个任务再完成,我就让你脱离,怎么样?你不是一直想要的吗?”


“我明白了。”王俊凯的脸色沉了下来。


估摸着1800下到了,我小心翼翼的上了楼。


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屋子里窗帘又拉开了,夕阳透过窗户洒进来,一片死寂。


“王俊凯?你在吗?”我呼唤道。


没有回音。


“不在啊……”我有点失望的走到了阳台,从这里能看见纽约的夜景,很漂亮。我当时就是相中了这个才买下这套房的。


我为了你留在美国,只是Karry,你现在又在哪呢?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了诊所,清晨的冷空气扑面而来。


一到诊所我就发现门口的台阶上坐着一个人。


“Hello?”我试着打招呼。


他缓缓地抬起了头,看上去很疲惫。


“Jackson?”我惊叫了一下,“你怎么在这?”


“来投奔你啊。”他笑笑。


“你等等,我开下门。”我找出钥匙。


他一进来就瘫坐在了椅子上,“逃了好几天,简直累死我了。”


“你怎么了?”


“我啊,被追杀了。”


“你?”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为什么?”



“没完成任务啊。”他抬头看着我笑了一下,那神情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在述说他在学校赢了一朵小红花一样开心。虽然我承认这样比喻不太恰当但他确确实实就是这种神情的。


“那你在开心什么……”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他神情一下大变,“这么早会有病人来吗?”


“不会吧,我助手都要八点才来……这才七点半啊……”


“那就快找个地方让我躲起来!那些人来找我了!”


他们怎么找到这里的?”我深吸了一口气,“等等,你受伤了?!”我看见他的白衬衫在一点一滴的渗出血来。


“别管这些了,哪里可以躲起来?”他的声音越来越低。


“啊,你躲到我办公桌那边吧,我去开门!”


站在门外的竟然是一个黑衣人……戴着能把脸遮住一半的墨镜,说实话我以前只在柯南中看到过这种人……


一开门他开口就问:“There is a man who came here?”(有一位男人来过这吗?)

“No.”我回答他。


“Ok.”尽管戴着墨镜我也能感受到他没在看我,而是紧盯着我后面。


不会Jackson被发现了吧……我心里很慌乱,还好他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等他走了我回头一看,地上都是血迹。


“糟了……你没事吧?!”我沿着血迹跑到办公桌旁,却发现他已经昏迷了。


黑衣人离开了诊所拨通了一个号码,“喂,已经初步确定Jackson的位置了,要不要...”


“先别打草惊蛇。”通过电话线,那边传来冷冰冰的声音。


我连忙把他送到了医院。


Jackson躺在病床上,原本就苍白的脸现在似乎与雪白的病床融合在了一起。


他进了抢救室,我独自坐在外面等待,过了没多久医生突然走了出来,"Who is the family of Jackson?"(谁是Jackson的家属?)


"It's me!I was his friend!"我紧张的回应道。(我是!我是他的朋友!)


“Her condition is very bad.” 医生推了推眼镜,苍老的面孔上映出几十年的经验和智慧。(他情况很不妙。)


"Please help him."我几乎是在央求他了。(请救救他。)


“We will do our best.But before that,You need to sign.”(我们会尽我们最大的努力。不过在这之前,你需要签一下字。)


我颤抖着拿起了笔签下了Roy,心里期盼着手术一定要成功。


医生又进去抢救了,我坐在长椅上发着呆。


突然一瓶可乐丢了过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砸中了额头。


谁啊……我气愤的转头一看,“王俊凯?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


“我当然要在这。”他的目光看向抢救室的红灯。


一瞬间我能感觉得到,他们成为杀手,一定没那么简单。一定有更大的故事我不知道。


我打开他丢过来的可乐,狠狠地灌了一口。说实话我真的不是很喜欢可乐,喝下去都能感觉到二氧化碳在我身体里游动。


这时一个男生突然跑了过来,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问我:“这里是Jackson的抢救室吗?”


在美国用中文说话的一看就知道是中国人了。


“是,你是?”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继续追问:“他还好吗?”


“……医生说他现在很危险。”


他听到后往后倒退了几步,险些摔倒,接着坐到了我身边,紧紧咬住了下嘴唇低下了头。



“我能不能再冒昧的打扰一下,你是...”我还是控制不住心里的好奇。


他抬起头,眼神很清澈干净,应该是高中生,眼里的纯粹还未被社会的棱角抹去。


“我是谁不是那么重要吧。”他笑笑。


然后我们同时陷入了沉默。


经过几个小时的漫长等待,手术室的红灯终于变成了绿色。出来的医生边摘下口罩边擦额头上的汗珠。


"The operation was a success, he has no major problems at present."(手术很成功,他目前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那个男生先我一步冲上去和医生交谈起来,我正想跟过去,却被一旁的王俊凯拉住了:“我们先走吧。”


“为什么?我还没见到他啊!”


“他不是有那个男孩照顾?”


“可是...”


“别说了,我们走吧。”他不由分说把我拉出了医院。


”你干嘛啊!“一出医院我就甩开了他的手。


王源你听着,以后要是再遇到那种黑衣人之类的必须跟我讲,明白吗?”他似乎很生气,说话时语调都加重了。


“为什么啊?就算我跟你讲了你能马上赶过来吗?”我还沉浸在他不让我去看Jackson的情绪中,其实也不是全在气他不让我看Jackson,更多的是在气他这样直接把我拉出来。


“今天你差一点就没命了你知不知道!”见我反驳他情绪气愤到了一个级别,声音变得低沉,紧接着又向前一步抓住了我的肩把我往后推。


他力气好大,按得我肩膀好痛。


眼看他情绪越来越激动,我觉得我还是别顾个人情绪了,要是待会他又突然拿出一把枪怎么办...…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下次第一时间告诉你,行了吧?”


他这才松开我,我活动了一下肩膀,才发现他刚才几乎都要把我的肩膀捏麻了。


我又有点生气了,抬头看着他,却发现他也这么看着我。


我们就这么边僵持边对视着,直到我实在受不了了顺势坐到了旁边的长椅上气愤才有所缓和。


他紧随我坐到了我身边叹了口气,“你也别生气了。”


“我没生气。”


可能他以为我还没原谅他,皱着眉头想了想,“这样吧,为了弥补我的过错,我带你去玩?”


本来我想回诊所的,不过听他这么一讲貌似出去玩更好一点……嗯今天就让Houen代替我吧。


“你想去哪?”


“我要去吃东西!我知道有一家泡芙店,不远,那里的泡芙超好吃的!奶油很足!个头又大!”一想到吃的我就喜上眉梢,满脑子里都是那家店的抹茶泡芙,“而且我刚好好久没去了!就是...有点小贵,嗯不过反正你得请客。”


“你生活中除了吃还有什么吗?”他虽然这么说不过我还是能感觉得到他语气里透出来的开心。


“不管,你问我要去哪的,不能反悔啊!”


“好好好我带你去总行了吧。”


这是一家不算大的店,但是迎着光,每次来这都能看见店内被阳光晒成了暖洋洋的金黄色,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这也算是我喜欢来这的原因吧。工作的缘故总能碰见几位内心极其阴暗的人,只能来这边才能让我恢复过来。


好久没来店里又出新品了,出了一款蓝莓味的泡芙。我一怔,随后又想起了Karry最爱的蓝莓味。老板娘笑眯眯的招呼我们,说蓝莓味的很受年轻人的喜欢。


不过我依旧点了抹茶味的,出乎意料我看见王俊凯点了蓝莓味。


等他坐到我对面时我迫不及待的问他:“你也喜欢蓝莓吗?”


“嗯,挺喜欢的,怎么?”


“啊……没什么,随便问问。”我低头搅拌我面前的咖啡,心情有点低落,他毕竟不是那个人。


泡芙里的奶油分量依旧很足,一吃东西我的心情又变好了,不管怎么样带着坏心情吃东西总是一件很傻的事情。

评论
热度(32)

© 清子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