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努力

【凯源】三街二十一

   ※竹马养成
        

  0

 随行团的导游终于肯拿起他珍藏已久的拍立得和自拍杆帮我们拍一张照,因为今天是这个旅游团在一起的最后一天。

  

  我挤在一堆大爷大妈中长舒一口气,终于可以逃离这里了。我摆出一个我认为最灿烂的笑容,心想着终于不用陪这些大爷大妈瞎逛了,光明正大的把虎牙都笑了出来。

  

  "三,二,一!"

  

  在大家喊茄子的时候,我隐约听见了后面传来一个格格不入的声音。

  

  之所以这么说,因为我觉得那个声音喊的怎么也不压茄子的韵,并且声音清清凉凉好像在哪听过,更重要的是,那个声音喊的好像是我的名字。

  

  “王俊凯。”

  

  我倏地在导游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转了头,那个声音的主人喊着我的名字笑得正开心。

  

  "王俊凯你怎么搞的,怎么突然转头,搞得又要重拍。"

  

  导游拿着刚洗出来的照片瞪我,"你知不知道相纸很贵的?"

  

  我恭恭敬敬接过那张照片,几乎要感动得泪流满面:"不好意思,相纸的钱我会出的,只是麻烦您重拍一次了。"一边说着,一遍小心翼翼的把相片揣进了最贴身的那层口袋里。

  

  1

  

  王源从小就是我的邻居,他刚出生的时候我才刚满一周岁两个月,我妈说那时候抱着我去看王源时我整个人都愣了,挥着小手想挣开我妈跌跌撞撞地去找王源。

  

  大概从那时候我们两个的命运便开始相交了。

  

  王源快要两岁的时候已经能很乖的坐在我身边,咿咿呀呀地等着我喂他吃饭。一个三岁的小男孩喂一个还不到两岁的小男孩,虽然我经常把面糊糊打翻,没少挨我妈的骂,但是总是很自告奋勇要求喂王源,源妈只能在旁边哭笑不得地看我。

  

  王源的妈妈说王源最崇拜的就是我了,那时候三岁的我最关心的就是这个弟弟,每天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隔壁找王源,每次源妈清晨睁开眼,映入眼帘的第一件事便是我站在她家门口,还带着小奶音地喊着“阿姨我来找源源玩。”

  

  王源那时候还是肉嘟嘟一团,睁着大眼睛在他的小床上对我挥手,后知后觉的我妈总会在这时候冲进源家,拧着我耳朵骂我怎么又乱跑,我总是求助性地望向源妈,源妈总是特别善解人意地替我解围说:“两个孩子关系好嘛。”

  

  托我的福,王源学会的第一个词不是“爸爸”,也不是“妈妈”,在王源迷迷糊糊地喊出“哥哥”的时候,两家人都愣了。

  

  王源还不知情,哥哥哥哥喊得可开心,还带着奶音导致喊成了“葛格”,我至少傻了一分钟才反应过来王源在叫我。

  

  我妈推了我一把:“源源叫你呢!”

  

  后知后觉的我冲上前,几乎热泪盈眶地抱起王源,结果一没站稳,两个人一起摔到了地上。

  

  那天我妈开玩笑地对源妈说你家儿子要跟我家儿子跑了,源妈笑着说是你家儿子要被我儿子拐跑了。

  

  王源摔到地上后开始哇哇大哭,我手忙脚乱地抱着他不知所措,自己膝盖也疼的厉害,干脆跟着他一起哭。

  

  王源第一次说话的场面就变成了我们俩一起大哭,把大人折腾得手忙脚乱。

  

  后来我要上幼儿园了,我背着我妈给我新买的小书包,王源跟在后面仰着头扯着我衣角,眼巴巴地看着我:“哥哥要去哪?”

  

  我拍拍他的头,一脸严肃:“哥哥要去幼儿园啦。”

  

  他抓着我的衣角不肯放:“源源也要去。”

  

  源妈赶紧过来把他抱起来,“源源别闹,小凯哥哥要去幼儿园啦。”

  

  王源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把脑袋埋在源妈脖颈上,抽抽噎噎地看着我:“小凯哥哥不要我了……呜……”

  

  最后我妈和源妈哄了大半天,没想到我第一天上幼儿园,哭的人不是我,而是王源。

  

  王源上幼儿园小班的第一天,意外的独立,源妈牵着他的手到幼儿园门口时都没有哭。那天我刚好发烧了,一脸悲怨的反而是我。

  

  王源放学回来兴冲冲地向我摊开手心,里面躺着一朵小红花。他高兴得几乎手舞足蹈,眼睛亮晶晶的:“小凯哥哥,老师奖了我一朵小红花!”

  

  我说:“源源真厉害。”

  

  其实我还烧得很难受,一整天的无聊更让我心情郁闷。

  

  没想到这个小家伙转了转眼睛,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一样,把小红花放到了我手里:“源源把小红花送给哥哥啦,哥哥要快点好起来!”

  

  2

  

  王源幼儿园毕业的时候我已经是一年级的新生,刚放学,脖子上戴着红领巾,带着我爸我妈昂首挺胸地去参加王源的毕业典礼,一路上好多小朋友都向我投来羡慕的眼光,让我得意极了。

  

  王源第一次上台,要和班里的男生一起合唱《校园的早晨》,他被化妆师涂得两个脸颊红红的,眉心中央还点了一点,我想起我看过的动画片,这样好像哪吒啊。

  

  不过我没敢说,怕被我旁边的老妈打。

  

  王源从幼儿园毕业后跟我在同一所小学读书,学校离家挺近,所以我每天都要和他走过一条长长的街,一起背着书包去学校。

  

  每天早上我都要带着我妈给我准备的牛奶在王源家门口等他,但每次都是已经吸溜吸溜把牛奶喝完了王源都还没准备好。王源每次出来都是风风火火的,手上是没来得及吃的早餐,常常是一边走一边吃。

  

  终于有一天我看不下去了,承担起了叫王源起床的重任,每天清晨,在太阳升起的时候我总会准时冲进王源家,催促他起床穿衣服吃饭,他每次都是气鼓鼓的被我叫起来,又气鼓鼓的穿上衣服。

  

  但是多亏有了我,他终于不用怕赶不上边跑边啃面包了,可以坐在餐桌前吃完了。

  

  源妈特别感谢我,她说王源都没这么听她的话,每次她叫完王源出去准备早餐时王源又会睡下去,只有我去叫,王源才会乖乖起来。

  

  王源正在背乘法口诀,每天早上总要摇头晃脑的背上一行。

  

  “一七得七,二七十四,三七……”

  

  我吃着面包,口齿不清地提醒他:“三七二十一。”

  

  他没听懂,转头疑惑的问我:“什么三街二十一?”

  

  一直到小学毕业,我都是每天清晨冲进王源家叫他起床。偶尔他也会不用我叫自己爬起来,比如六一儿童节这种令人兴奋的节日,王源绝对不会赖床的。

  

  一般这种时候我就在他家门口喝着我妈买的麦芽牛奶,数着他家门口的花上有几颗露珠,再时不时回头看看他出来没有。

  

  麦芽牛奶我喝了整整六年,我叫王源起床也叫了六年。

  

  王源六年级的时候担任了大队委,手臂上戴着个红袖章,看上去可神气了。而我已经升上了初中,早就不戴红领巾了,初中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大队委。

  

  王源放学比我早,每天放学了都要特地跑来我学校门口等我一起放学。

  

  我已经开始学生物政治这些小学从来没有见过的课程,王源也已经褪去了小时候的圆滚滚,眉眼开始成长起来,但是他的眼睛一直都很漂亮,像葡萄一样,肤色也白过了我们班好多女生。

  

  我们两个照例一起回家,他今天显得有点紧张兮兮的,把我拉到一边,悄声对我说:“哥,今天许海玲给我了一封信。”

  

  许海玲是他们班上的一位女生,跳舞很好,得过很多奖。

  

  “是情书吗?”我故意问。

  

  他的耳朵马上就红了,瞪了我一眼:“明知故问。”

  

  紧接着他问:“哥,你收过情书吗?”

  

  “你哥从小被人追到大的,怎么会没收过。”我得意地甩甩头,“我这么英俊潇洒。”

  

  他看了我一眼:“你怎么不跟我说啊?”

  “我干嘛要跟你说?”我莫名其妙,“我又没答应。怎么,你要答应啊?”

  他哦了一声,脸突然红了:“总之,你下次要跟我说。”

  紧接着他说:“哥,我可能初中不跟你一个学校了。”

  我心里一紧,因为这些年我早就习惯他在我身旁了。

  “为什么?”

  “我妈说另外一所学校会更适合我一点......”他瘪瘪嘴,“不过我们两所学校还是离得挺近的,随时都能见到。”

  虽然是这样,我还是感觉好遗憾。

  他看我的样子,挑眉:“舍不得我?”

  我揉揉他的头:“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当然舍不得。”

  他不再说话了,脸色突然变得有点不好看。

  

  3

  他果然去了另一所初中。

  初一时还是挺清闲的,他放学依旧比我早,仍旧每天穿过一条长长的街,来到种满芒果树的校门口等着我放学,然后再一起回家。

  刚开始还好,到后面快要期中考的时候,老师开始拖课,一拖就是二三十分钟,我怕他等急了,常常一下课就冲出校门口,而他每次看见我总会很惊喜的笑,然后开始埋怨我怎么这么晚,他都数到第二百三十六片树叶了。

  我开始于心不忍:“不然源源,你不用等我了,每次都太晚了。”

  王源跳下台阶,很反常地很快答应了:“好啊,那我以后不等你了,我直接回家了。”

  我突然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像缺了一块。

  第二天放学,老师难得没有拖课,我正想出校门告诉王源今天不用等那么久的时候,又突然想起来,他已经不等我了。

  收拾书包的动作开始放慢,前面的一个女生陈思思凑过来问我:“今天你弟没来啊?”

  我说:“我怕他等太久。”

       

  “啊。”陈思思很善解人意的应了一声,“那今天放学和我们一起去吃东西吧?就二十分钟。平常大家都盼着你来呢。”

        
  我想了想,反正每次都拖课那么久,今天就去一次,也不赖。

        
  然后我点点头,“好吧,我去。”

        
  和大家一起走出校门口,王源真的没有等我。

       

  那种空空落落的感觉又回来了,好奇怪。

        
  来到校门口的一家奶茶店,陈思思替我叫了一份香芋丸:“这家的香芋丸可好吃了,我每次都来都点。你试试看吧!”

       

  我应了一声好,又想起了王源。
        

  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香芋丸?下次要带他来吃。

  香芋丸端上来了,旁边的男生凑过来:“哎呀,香芋丸不是陈思思最喜欢的吗?还帮你点了?”

  陈思思瞪了他一眼,“闭嘴。”

  这时店老板走过来对我们说:“不好意思,香芋丸没有了,要把香芋丸换成别的吗?”

  陈思思皱起眉:“没了啊......那就不用了,谢谢。”

  那个男生又凑过来,一脸八卦:“陈思思最爱的香芋丸没了,王俊凯你是不是要表示一下?”

  “我?”我想了想,把香芋丸推给陈思思:“那我不吃了,给你吧。”

  陈思思摇摇头:“我吃一个就好了,你一定得尝尝这里的香芋丸。”

  “好吧。”我叉起一个香芋丸送到她嘴边,“吃吧。”

  她顺从地用嘴接过去,我突然听到后方传来一个声音。

  那声音清清凉凉,喊的好像是我的名字。

  “王俊凯。”

  我转过身,王源背着书包站在店门口。

  记忆中他很少这样喊我的全名,只有一个原因:生气了。

  我匆忙和同学们告了个别,拿起书包就往店门外冲。

  “你不是说不来吗?”

  “今天放学晚了,想着干脆再来找你。”他沉着脸。

  我最看不得他生气:“这样吧,我陪你去买你最喜欢的草莓蛋糕好不好?别生气了。”

  他停下脚步转过身,“哥,你还觉得我是七八岁的小朋友吗?”

  我看着他,他又长高了,原本就瘦的身体似乎又变得苍白起来,他低着头看着脚下,忽而又抬头:“哥,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

  夕阳下他的身影被拉得很长,阳光给他的脸庞镀上一层金色的光晕:“但是他,好像喜欢别人。”

  我喉咙一紧,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她知道吗?”

  王源摇摇头,对我笑了:“回家吧,不然大人该着急了。”

  说着牵起我的手,踩着夕阳回了家。

        回到家我却还一直耿耿于怀他的那句话,他有喜欢的人了?
        
        
        那种感觉就像大冬天被迎头浇了一桶冷水一样,透心凉,感觉糟透了。
        
        
        可能因为他是我从小看到大的弟弟,所以我舍不得。我这么安慰自己。
        
        
        那……是喜欢吗?
        
        
        他从什么时候就已经长大了?变成了我不认识的模样,从前那个天真可爱的王源似乎已经有了自己的心事,而且不愿意让我知道。
        
        
        王源第二天气色不是很好,晕晕乎乎的,源妈替他请了一天假,我本着探望弟弟的名义,一放学就冲向了王源家。
        
        
        王源坐在床上,正小口喝着源妈熬的粥:“你怎么来了?”
        
        
        “你不是生病了吗?”我说,“我来看看你。”
        
        
        “不陪那个女孩子了?”他今天身上好像长了刺,我想要靠近却被刺得滴下血。
        
        
        “你误会了……我跟她只是同学……”
        
        
        “啊,同学。”他垂下眼眸,又喝了一口粥。
        
        
        “你昨天说的有喜欢的人,我可以知道是谁吗?”我依旧放不下这句话,还是没忍住脱口而出。
        
        
        他笑了:“哥,你觉得我说的出来吗?”
        
        
        说的也是,如果有人问我我肯定也不说,但是他是我弟,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我为什么不能知道?
        
        
        “我是你哥,你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你管这么多干什么?”
        
        
        
        我突然全身一阵无力感,是啊,我有什么资格管他。
        
        
        “那你好好休息,我走了。”我转身离开他的房间,帮他关上门的时候他却叫住了我。
        
        
        “哥……”
        
        
        “怎么了?”
        
        
        “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对你说话的……”
        
       

        4
        
        “什么?”我不敢置信的叫起来,“出国?!”
        
        
        
        我妈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冷静下来:“你爸要调去国外工作了,我们就一起去国外。”
        
        
        
        我的心里闪过许多事情,但是最清晰的居然是王源。
        
        
        “那……”我欲言又止,“王源……”
        
        
        “你去跟小源一家说一下吧,小源他估计最舍不得你了。”我妈忙着收东西,看也没看我一眼。
        
        
        我走到王源家门口敲门,源妈很热情的让我进来,王源正在房间写作业,看到我来后拉着我坐到他旁边:“哥,我这题有点不太会,你教我一下吧?”
        
        
        我看着他的样子,突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在家里反复排练了那么久的话好像都烂在了心里。
        
        
        
        “这题你是没掌握好方法,你在这边加一条辅助线……”
        
        
        王源咬着笔点点头:“知道啦,谢谢哥!”
        
        
        我习惯性地把笔从他嘴边拿开:“都说不要边做作业边咬笔了,你怎么还不改。”
        
        
        他吐吐舌头:“嘿嘿……我这不是习惯性嘛。我这里有葡萄,你吃不吃?”他把桌前的一盘葡萄推到我面前,“我妈刚拿进来的。”
        
        
        
        我看着他的样子,咬下了一颗葡萄。
        
        
        还是说不出口啊……
        
        
        王源这边没办法,我只好先去和源妈说。
        
        
        源妈听到这个消息后十分惊讶,最终还是伸出手拍了拍我肩膀。
        
        
        “我还记得你刚出生时的样子……那么小一个,现在都是那么帅气的小伙子了。对了,这件事你跟源源说了吗?”
        
        
        我摇摇头:“没有……我没敢……您也不要对源源说,我自己来。”
        
        
        
        源妈叹口气:“你们明明不是兄弟,你照顾源源却跟亲弟弟一样。不知道源源听到这个消息会怎么样。”
        
        
        王源已经升入初三快一年了,现在正在准备中考。眼看着他中考的日子越来越近,离我出国的日子也越来越近。
        
        
        我明天就要出国了,可我还是没有告诉王源。
        
        
        明天是王源中考的最后一天,我深夜被敲门声惊醒,打开门一看是王源。
        
        
        
        “哥……”他抱着被子,眼睛红红的:“我爸妈出去了,我一个人不敢睡……”
        
        
        说着扑向了我房间,“你房间怎么那么空?”
        
        
        “怎么会?……你出幻觉了吧。”
        
        
        “可能是我压力太大了吧。”他点点头,在我床上躺好,“哥,我今晚跟你睡!”
        
        
        这命令式的口吻让我不忍心拒绝,在他身旁躺下,“行了,赶紧睡吧,你明天还要考试呢。”
        
        
        我关掉了灯,房里一片寂静。
        
        
        
        他突然问我:“哥,你这几天怎么都不去上学了啊?”
        
        
        我退学手续都办好了……
        
        
        我当然没敢说,强撑着笑了两声:“照顾你中考嘛。”
        
        
        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他转了个身面对着我,声音软软的:“哥,等我中考完了我们去吃串好不好?”
        
        
        他好像没有起疑,按理说我应该趁现在告诉他的,可是我怎么也开不了口,一想发出声音就感觉眼泪滑了下来。
        
        
        我赶紧擦掉眼泪,把声音伪装得很愉快:“好啊,等你中考完我们就去。”
        
        
        旁边睡着的是我弟弟,我看着长大的弟弟,会在我生病时送我小红花的弟弟,看到我和女生接触时会生气的弟弟。
        
        
        而明天我就要出国了,我简直没法想象他知道后会是什么心情。
        
        
        身旁的王源早就睡熟了,我仍旧辗转反侧,最后干脆起身点亮了书桌前的台灯。
        
        
        
        打开书包拿出我的笔记本,轻手轻脚地撕下一页,尽量不发出声音地从笔盒中拿出了一支我最喜欢的笔。
        
        
        “to王源:
        
        
        很遗憾没能亲口对你说出再见,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在去国外的路上了。
        
        
        之前我听到我要出国的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整个人都震惊了,我没办法想象离开你会是什么样子。
        
        
        所以那句再见一直没能说出口,直到最后一天。
        
        
        你现在在我身旁睡着了,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于是起身提笔这下这封信,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气。
        
        
        我们认识十六年了。从你出生的那一刻起,到明天你即将参加人生中一场重要的考试,谢谢你十六年能陪在我身边。
        
        
        以后没办法陪在你身边了,你妈妈平常唠叨你的你还是要乖乖听话,上学的时候不要赖床,要好好吃饭。
        
        
        
        希望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会变得更加优秀。
        
        
        祝你中考顺利。
        
                                                                           珍重
                                             
        
        
        写好信放在他的书桌前,然后又用一本书盖着,确保他中考之前不会发现。
        
        
        
        回到床上,王源在我旁边睡得安稳,我看着他的脸庞,突然有种想亲他的欲望。
        
        
        
        我也确实这么做了,俯下身蜻蜓点水般的偷偷亲了他一口。
        
        
        
        第二天醒来王源已经不在身旁,我走出卧室发现他正和我妈在餐桌前吃早餐,看到我向我挥挥手:“早!”
        
        
        
        我妈显然以为我已经把要出国的事告诉王源了,所以她什么也没对王源说。
        
        
        我帮王源把他的书包收好,对他敬了个礼:“王源同志,最后一天加油!”
        
        
        这一动作把我妈和王源都逗笑了,他也学着我敬了个礼:“保证完成任务。”
        
        
        
        飞机行驶在万米高空上,再过一个小时我便能到达目的地,我握着已经关机的手机闭上眼。
        
        
        王源他看到那封信了吗?他现在会不会在疯狂打我的电话?
        
        
        我妈看我魂不守舍的样子,安慰我:“那边环境挺好的,你不用担心住不习惯。”
        
        
        怎么会是住不习惯……
        
        
        如果没有王源,我应该会挺开心的。
        
        
        我怎么会这么想念他?
        
        
        我睁开眼看向窗外,大块柔软的白云潜伏在飞机身旁。
        
        
         我不过才离开王源几个小时,我却觉得我已经很久没有听见他的声音,很久没有看到他的笑容。
        
        
        我这是不是喜欢?
        
        
        潜伏了两年的心思又重新探出头,我这是不是喜欢?
        
        
        喜欢看到他笑起来的样子,喜欢看到他看到我眼睛亮晶晶的样子。
        
        
        这是喜欢吧?
        
        
        仿佛一个被看穿心思的小孩,我抱紧了书包,手里还拿着关机了的手机。
        
        
        下了飞机还拎着行李,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
        
        
        没有想象中的无数个未接来电,甚至连一条短信也没有。
        
        
        我感觉失望从地底一直蔓延到了我的头顶,心脏像被荆棘狠狠刺了一下。
        
        
        说不定他还没有看到那封信呢,我拼命安慰自己,说不定考完了现在正在好好休息,没有去翻书包。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引得我妈在前面回了头。
        
        
        “谁打电话给你啊?”
        
        
        在电话铃响起的第一秒我就知道是谁了,因为电话铃声是他当年抢过我手机设置的特别铃声。
        
        
        我愣了几秒,按下了接听。
        
        
        那边沉默了许久,王源带着哭腔开口了:“王俊凯……”
        
        
        “我喜欢你……你回来好不好……”
        
        
        5
        
        
       我最终当然是没能回去。
        
        
        
        王源自从那个电话后就再也没跟我联系过,可能是因为难过失望什么的吧。
        
        
        
        我没有在电话里说什么,只是对他说了一句:以后的事,等我回国了再讲好不好?
        
        
        
        我不敢答应他,我怕这段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的异地恋莫名其妙的开始,我怕我对他的喜欢会不会是三分钟热度,因为我从来没有试过去喜欢一个男生。
        
        
        
        这种担忧的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淡,因为我惊讶地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他的思念是越来越深。
        
        
        
        在超市发现了他最爱吃的薯片,总会不自觉的买下,到家后才发现我跟他已经不在同一国度。
        
        
        
        打到我们两个经常在一起玩的游戏的时候,下意识的想出门叫他过来玩,一开门发现对面的邻居不是他。
        
        
        
        就连写作业的时候,总感觉一转身就能看到他在旁边皱眉想题的样子。
        
        
        
        我来到国外的第一个新年,我自己一个人跑到了大街上。
        
        
        
        我花了很长时间让自己适应王源已经不在身边的事实,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但是异国人民的热情丝毫不减。
        
        
        
        我看着高楼上的倒计时,坐到了一排长椅上,鬼使神差地点开了电话,拨通了王源的号码。
        
        
        
        粗略算一算,我们已经有六个多月没有见到对方,也没有听到对方的声音了。
        
        
        
        很快他就接起了电话:“喂?”
        
        
        
        “源源,是我。”
        
        
        
        “……”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我生什么气?”
        
        
        
        “那天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其实你可以选择忘记这件事的。”
        
        
        
        “不。”我笑起来,“我今天打过来是想和你说……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倒计时结束,人群开始了狂欢。我不得不站起来回家,被爸妈发现我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出来可不是好玩的。
        
        
        
        之后我们便开始了断断续续的联系,我会在微信上发给他我今天看到的好玩的事物,他有时候也会主动发过来的一句晚安。
        
        
        
        高中三年,我和他也在这虚浮的网络里渐渐度过了,三年来的每一个春节我都想回国,可是我爸总是赶上那几天有事,都没能回去。
        
        
        
        我都已经决定好了,等我回国的时候就去找他告白,不管他答不答应,我一定要把自己心里所想的告诉他。
        
        
        
        可是这个想法从高一想到大一我都没能实现,终于我爸答应了今年回国,我激动得差点跳起来。
        
        
        
        可是回国前,我被我爸妈拖着来到了一个中老年旅游团。
        
        
        
        于是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6
        
        我一转身,身后便是已经三年未见的他。
        
        
        
        他长高了,长大了。
        
        
        
        心脏开始剧烈跳动起来,我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抱住他,对他说出我三年来一直没能说出口的心思,告诉他我有多想他。
        
   
        
        “你怎么来了?”我最终还是没敢直接冲上去抱住他,更怕的是他会不会把我推开。
        
        
        
        “我和同学毕业旅行。”他笑起来,“没事出来走走,就碰见你了。”
        
        
        
        没事出来走走就碰见你日夜思念的那个人,这个概率有多高?
        
        
        
        “王俊凯。”他面色突然严肃起来,“其实我想跟你说……”
        
        
        
        “先听我说。”我打断他,“你对我告白的时候说实话我真的傻了,因为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男生,我不知道我对你的情感是不是会转瞬即逝,我很怕这样。”
        
        
        
        “但是我现在可以确定了,我真的很喜欢你。”
        
        
        
        “想永远和你在一起的喜欢。”

        
        王源眼睛有点泛红,“这里人多,我们去别的地方。”
        
        
        
        说完他拉着我跑到了后面的树林里,松开我的手,很郑重其事对我说:“嗯……我也是,很喜欢你。一直。”
        
        
        
        说完他抬头吻住了我的唇,像多年前我在他睡觉时偷偷亲了他一下,也像他在电话里带着哭腔对我说出我喜欢你。
        
        
        
        我不舍得放开他,于是一只手按着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三街二十一,我跟他隔了三条街,一条是我们住的那条街,每天清晨太阳晃悠悠地升起来,我在他家门口等他,看见在路面上洒满金灿灿的阳光的那条街。

      第二条是我们初中时隔的那条街,街上种满了不知名的树,每次风吹过来总会沙沙响,他在树下数着树叶等着我下课的那条街。

      第三条是我们高中时隔的那条街,我在异国的街道等着新年的烟花升起,他在中国的街道看着夕阳不紧不慢的坠下的那条街。

   三街二十一,二十一个春夏秋冬,七千多天,我看着他从刚出生的小男孩成长为二十一岁俊秀挺拔的男生,我们人生中的二十一年互相交错在一起,分也分不开。
        
        
        
        幸而我们没有错过对方,不论是六月下了冰雹的城际,还是十月太阳的升起。
        
        
        
        END

评论(4)
热度(32)

© 清子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