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努力

【凯源】人质02

  旧文重发,杀手凯X心理医生源


(01)


  这时我发现巷子深处有一件东西,这在藏青色的巷子中显得有点突兀。

  

  我也不顾有什么危险了,直觉告诉我那里有什么。

  

  我跑过去,发现那是一本本子。

  

  我翻开它,映入眼帘很明显的是王俊凯匆匆写下的字:“王源儿,别再找我了。你什么心思我不知道?乖乖回去,我不用多久就能回来的。”

  

  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我对他会有种熟悉感了。

  

  他好像Karry。十年前突然失踪的Karry。

  

  Karry也是像他一样,每当有危险总是会义无反顾的冲在我的前方,把我保护得严严实实,不让我看到外界的一点黑暗。

  

  尽管如此,我却怎么也想不起他的模样。

  

  他的离去就像一阵风,带走了他自己,也带走了我对他的认识。

  

  我抱着本子无力地靠在墙上,闭上眼睛拼命搜寻着我对Karry那少到可怜的回忆。

  

  “你在这里干什么?”身旁突然传来一个男声。

  

  我转头一看,是一个男生,我似乎在哪见过他。

  

  “你是?”

  

  “Jackson。”

  

  Jackson?五年前那个救了我的人?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而我突然发觉,我不仅忘了Karry,连Jackson的模样也忘记了,好像五年前在我生命中出现过的人我都已经记得不太清。

  

  他似乎看出了我在想什么,“对,就是我。”

  

  我深吸几口气让自己恢复平静,“我在这等人。”

  

  我似乎看见他苦笑了一下,微微摇了摇头。

  

  他很快就走了,和来的时候一样,不留一点痕迹。

  

  我走出巷子,早就没了他的影子。华盛顿的街头人来人往,走进瞬间就会被吞没。

  

  我拖着沉重的步伐买了回去的机票。不过几个小时的路程我却觉得过了一个世纪。

  

  回来的路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Karry回来了。我看清了他的脸,却觉得好陌生。一下被惊醒,却怎么也回忆不起来他的脸。

  

  Houen见到我并没有多吃惊:“回来了就快点工作。”

  

  很快就下午了。

  

  我倒在桌子上,打算睡一觉。

  

  我没想到王俊凯回来了。

  

  王俊凯走了进来,我却愣了一下,梦中Karry的脸似乎模模糊糊的与他重合了。

  

  “你回来了?”我略紧张的问。

  

  他一进来直接倒到了沙发上,“我好累。”

  

  我注意到他的衣服上有一大片红色,触目惊心。

  

  “你受伤了?”我问道。

  

  “没事,小伤。”

  

  “不行,你起来,我看看。”我用了一种不可置否的口气。

  

  他乖乖的坐了起来,任凭我解他的衣服。

  

  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十公分的血痕,“这叫小伤?你跟我说这是小伤?!你老实告诉我。”

  

  “这个职业这点伤不算什么。”

  

  “你等下,我帮你包扎一下。”我跑过去拿起那天帮他包扎额头的医药箱。

  

  我都忘了我只是个心理医生而不是医生,本来还想在他面前卖弄一下我的本领的,可是我就只会最基本的消毒包扎。

  

  帮他上药的过程中他都闭着眼,脸色有点苍白。他好像真的很累,困倦的样子让我有点心疼。

  

  直到包扎好后我才发现我和他的动作很暧昧,我一抬头他正好睁开眼睛,四目相对,吓得我连忙跳起来。

  

  “好了可以了,你休息吧。”我跳起来转过身,控制着自己不去看他的眼睛。

  

  我很难想象他到底遇到了怎么样的人,能让他受这么大的伤。

  

  “你任务完成的怎么样?”我打算把医药箱放在最顶格的柜子上,放在桌面上太占位置了。

  

  “总体来说还可以吧。这次受的伤已经算挺轻的了。”

  

  他的话让我的动作停住了,也就是说,他以前受的伤有比这个还重的…...

  

  “你干嘛非要干这行啊?”我捧着医药箱往后看。

  

  他靠在椅背上,刘海微微盖住眼睛,安静的一动不动。

  

  当然也就没有回答我。

  

  “你知道Jackson吧?”他突然开口了。

  

  “嗯。”

  

  “我和他,职业一样。”他自嘲的勾起嘴角。

  

  我有点受到惊吓,靠在柜子上,那Jackson五年前为什么要救我?

  

  我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变得好陌生,一点都不像Karry,Karry是那种很温和的类型。

  

  我想起以前一直在单曲循环的那首歌:

  

  “我和你啊存在一种危险关系

  

  彼此挟持这一部分危险的自己。”

  

  他突然站起身,“我得走了。”

  

  我连忙丢下医药箱,“哎,你的伤……”

  

  “这点小伤没事的。”

  

  “哦...…那你要去哪?”

  

  “去我平时去的地方。”他笑笑。

  

  “你有地方住吗?”

  

  “正在找。”

  

  “那你这几天都住哪的?”我突然一阵没理由的担忧,“桥洞?”

  

  “当然是住酒店啊。”他看着我,表情很精彩:“不然呢?”

  

  我瞎担心什么啊,真是的。

  

  “要不然...…你来我家?我家很大,一个人住挺空的。”话一出口我就觉得我自己疯了。

  

  “你不怕我?”他直视我。

  

  “要是我怕你,你觉得我现在能那么冷静的和你讲话?”

  

  “你不是心理医生?这种事对你应该不算什么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所以你到底去不去?”

  

  “我先去你家看一下行吧?”

  

  “你当挑旅馆啊?”

  

  他没理我,打开门往外走。

  

  我急忙跟出去,还好今天已经没病人了。

  

  他竟然很熟悉我家的地形,都不用我指路就找到了。

  

  不过让我最不爽的是他的洁癖。

  

  他一进门环顾我家四周,“你家没变啊……”

  

  “你来过我家?”

  

  他没回答我,随即捏起沙发垫,“……”

  

  沙发垫是我前天才刚刚洗过的。

  

  我甚至觉得他下一秒就会用一种看着满是细菌的病原体的眼神看着我。

  

  然后他开口了,“洗手间在哪?”

  

  “那。”

  

  他冲进了洗手间,我听见了一阵流水的声音,还听见了他的感叹。

  

  “最干净的地方只有这里了。”

  

  我:“……”

  

  我走到洗手间旁,“王俊凯啊,我问你件事。”我突然想问他我憋了很久的问题。

  

  “你知道一个……叫做Karry的人吗?”

  

  话一出口,整个脑袋疼起来,似乎是在想起什么。

  

  我的话似乎让他僵住了,他闭上眼睛好半天才睁开,缓缓吐出一口气才对我说:

  

  “嗯。我知道。”

  

  “那你知道他的下落吗?”我迫不及待的打听。

  

  “知道。”

  

  “能告诉我吗?”因为兴奋我的语气越发激动起来。

  

  “不能。”他的一句话又让我的心情跌倒了谷底。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我知道凭他的性格肯定不会再告诉我了,这点和Karry好像,固执得要命,我以前老是因为这个跟Karry吵架。

  

  “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啊……”我又打算问出一个让我困惑很久的问题。

  

  “随便。只要不是关于那个Karry的。”他的语气愈发冷淡。

  

  “……”我突然没什么好问的了。

  

  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拿出来一看,脸色大变,丢下一句别跟过来就走去了客卧接。

  

  我愣在那边不知所措,心里想跟过去的念头越来越强烈了。

  

  不管了,过去听听。

  

  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靠在门边,隐隐约约听到了什么“杀他”“信任”“完成”,我倒吸一口冷气,我总是很容易想太多,特别是这种关于生死的。难道王俊凯他接近我只是为了完成他的任务吗...…我控制着让自己不要往这方面想,可惜事情总是出乎意料。

  

  看来他的电话接完了,我听见了他往外走的脚步声。

  

  我正打算往回走,更惊恐的事情发生了。

  

  王俊凯站在门边,脸色铁青的看着我。

  

  我吓了一大跳,忘了此地无银三百两这种教训,连忙辩解:“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他却突然不知道从哪拿出来了枪,“你保证?”

  

  枪口正好对着我的太阳穴,我知道这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

  

  我突然冷静下来,心理医生的基本素质要求我这么做。

  

  “好。我承认。我都听到了。你开枪吧。”我抬头朝着他冷笑了一下。

  

  我突然疯狂地怀念起Karry,如果他看到我此时这个处境,又会怎么做?

  

tbc

评论
热度(22)

© 清子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