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努力

【凯源】人质01

 ※旧文重发 杀手凯X心理医生源

  

  一.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病人。

  

  进了治疗室之后不是对我哭泣,也不是向我倾诉,我还没来得及向他介绍心理医生这个职业,他就倒在桌上闭上了眼睛,速度快得让我看不清他的脸。

  

  我皱了皱眉,问旁边的助手Houen:“怎么回事?”

  

  Houen说这个病人预付了三个小时的咨询费,也就是说我有可能在未来三个小时之内都得看着这个病人睡觉。

  

  Houen出去了,偌大的治疗室只剩下我和他。

  

  我推了推他,没醒。真搞不懂他。

  

  我正要起身拿本书打发时间,却听见他在低声轻念几个字。

  

  “王源儿...王源儿...”

  

  我心里一惊,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这里每个人都只知道我叫Roy。

  

  “你好?”我推了推他,他好像很不耐烦的转了个头继续睡。

  

  我正想看看Houen留下的档案,刚拿起来他就抬起了头,用那双桃花眼死死盯着我,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不记得我啦?…...王源儿。”

  

  我倒吸一口冷气,手中的档案飘到了地上,整个人后退了几步。

  

  地上的档案,姓名一栏,写着三个字:

  

  “王俊凯。”

  

  五年前的我刚刚高三毕业,暑假时来到了香港,黑帮的聚集地。我在那边不懂规矩触怒了一个有纪律的组织,他们便派了一个人来追杀我,而我都到临死关头却连我被追杀了都不知道。

  

  那个被他们派来追杀我的人,就是王俊凯。

  

  幸好当时我遇见了Jackson,他告诉了我全部事情,还告诉我那个组织几年内不敢去美国,于是我就登上了去美国的飞机。但一段时间后我没有回国,而是选择了考进斯坦福,主修心理学,提前一年修够了所有的学分,一年前毕业自己创办了一家心理咨询室。

  

  没想到五年过去了,他们还是不肯放过我。

  

  “王源儿你别怕。”他的眉毛微微挑起,“我不是来害你的。”

  

  “那你来干什么!”因为恐惧我的声音已经开始微微颤抖。

  

  “......”他没说话站起来推开椅子往我这边走。

  

  “你……别过来!”我顺手从书架上拿起一本书。

  

  眼看他越走越近,我一慌,把书狠狠地砸了过去,书的一个角正好砸中他的额头。

  

  那本书是珍藏版,四个角都很尖,被这么一砸可不得了。

  

  “你…...没事吧。”我这才意识惹怒了他我也没好下场。

  

  王俊凯摇了摇头,修长的手指抚上伤口,立刻疼的叫了一声。

  

  “嘶——”

  

  “我这里有急救箱,我帮你处理一下吧。”心理医生超强的心理素质已经让我恢复了平静。

  

  见他没有拒绝,我拿着医药箱正准备过去,突然想到了什么顺手又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

  

  王俊凯见我还拿着一本书,又好气又好笑:“王源儿,你就这么怕我?”

  

  我没有笑:“防范于未然,好多人都是趁这个时候杀人灭口的。”

  

  话刚出口我就想捂住自己的嘴,我在说什么啊,天。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他闭着眼睛好像很享受我帮他的包扎。

  

  “我和你不算认识吧。”我小心翼翼的帮他上了一点药膏。

  

  “是吗。”他苦笑了一下。

  

  从那天开始他就死皮赖脸的呆在我诊所不走了。我再三想赶走他都没用。无奈之下我只能跟他说你要留下来可以但是不能偷听病人的隐私。他满口答应。

  

  我有时候看着他总觉得有种熟悉感,好像一个人。也许是错觉吧。

  

  我有一次问他说你到底来我诊所做什么,他都没有给我准确的答案,只是敷衍我说他有一段时间都不会离开这里了。我还想再追问,却被那时他的眼神吓了一跳,就再也没问过他。被他记恨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我的生活没有因为突然闯进一个人而改变,依旧重复着每天的工作。

  

  有一个女人和我谈起她的家庭,讲着讲着情绪就失控了,站起来,情绪暴躁,突然就把她的手提包向我砸了过来。

  

  这种事情并不少见,我正打算起身闪躲突然门就这么开了,王俊凯就这么站在门外。

  

  我当时侧着脸没看见他的表情,不过我也能猜出个大概,因为那个女人明显被吓到了,包都不顾着拿就往外冲。

  

  这个女人有一个小时的咨询时间,可她还没有十五分钟就走了。

  

  也就是说剩下三十五分钟我都没有事情做,要是再平常我肯定在心里为那个病人小小叹息一下然后就会开始享受这难得的休闲时光。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希望她能回来。

  

  治疗时的气氛僵持着。

  

  “Roy……你没有生气吧?”他打破沉默。

  

  “你是怎么看到的?”

  

  说实话我真的挺生气的,他这样不经允许就闯进来很没礼貌。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他答应我不会去听病人的隐私的!

  

  “对不起啊...…治疗室是全隔音的我听不到什么,我从Houen那边的监控器看见的。”

  

  “你干嘛那么担心我?”我反问,“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吧?”

  

  “......”听完我的话,他的表情一下子变了。

  

  “算了算了,”看他的样子我居然有点说不出话来了,“原谅你了。但是你下次不要再这样了。”

  

  “王源儿?”他一下笑了出来,“你怎么还是那么傻啊。”

  

  “你在骗我?”我一下反应过来,又羞愧又有点气愤,皱起了眉。

  

  “哎你说了原谅我的了。”他又笑了起来,露出两颗虎牙。

  

  我差点要陷进去了。可是潜意识一直在反反复复的告诉我,他以前曾经被派来杀过我。

  

  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情绪,我沉下脸不再理他。

  

  我完全不知道我怎么会有那么强的心理素质和一个曾经要杀我的人在这打闹。

  

  但是我总觉得他能给我一种很安心的感觉,除了刚见面时的惊慌,到现在我居然觉得他好像挺值得信任。

  

  就这样过去了好几天。

  

  王俊凯只在这边待到傍晚,等到天快黑了他就要走。平常我都是直接让他走,今天却稀里糊涂的问了他一句话:“你住哪?”

  

  他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我,“怎么,你还要去找我?”

  

  “怎么可能!这只是普通朋友之间最基本的礼貌好吗!”我反驳。

  

  “普通朋友?我们是朋友了吗?”

  

  我一时语塞,“……”

  

  “那就还不是嘛。”他转头对我笑笑,“是吧。”

  

  下了班回到家,家里依旧冷清的可怕。这时手机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嗨。”

  

  “你是?”我很快的回了过去,脑海里这条短信突然和刚才王俊凯说的话拼在了一起,该不会是他吧?

  

  “连我都不记得了?”他那边也回的很快。

  

  “王俊凯?”我又试着发了一条短信过去,有点不确定。

  

  他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又发了一条:“你又没在吃饭吧?别玩手机了。”

  

  我简单的回了个哦,想了想把这个号码拉进了通讯录。

  

  他又发过来一条,速度快的让我怀疑这是不是之前已经打好的:“我明天要去执行任务,不能去找你了。”

  

  执行任务?我拿着手机愣了,虽然知道他是杀手执行任务是必需的,可我突然心里就萌生了一阵阵的担心,不知道是不是他那句“那就还不是朋友嘛”害的。

  

  我不受大脑控制的给他回了一条短信:“我和你去,行吗?”

  

  他过了很久才回我,久到我都已经洗漱完睡着了。

  

  “不行”

  

  我一下被短信铃声惊醒,顿时清醒了起来。

  

  没有任何标点符号,手机屏幕散发着刺眼的光。

  

  我揉了揉被光闪到的眼睛,把手机亮度调低,一种越来越想去的感觉不可抑止的散发了出来。

  

  我仍旧不甘心,开始短信轰炸他。后来觉得话费太贵干脆直接用他的号码加了他微信。

  

  出乎意料的他很快就答应了我的好友申请。

  

  他在微信那边回了我一句,“我是担心你啊。”

  

  “你担心我什么?心灵创伤?我可是心理医生哎才不怕。”

  

  “总之就是不行,很晚了快点睡吧晚安。”他的一句话断绝了我的所有念头。

  

  我有点赌气的把手机扔到一边倒在床上,想睡却怎么都睡不着,一闭上眼满脑子都是王俊凯出去执行任务的样子。

  

  拿着枪逼近任务目标,趁目标不注意扣动了扳机,一声巨响过后万籁俱静。

  

  就这样昏昏沉沉的躺到了六点半。

  

  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他在一片蔚蓝的海洋里很绝望地向我伸出手喊我王源,而我没有任何迟疑就跳下了那片海洋,可是四周一下变得一片漆黑。

  

  我找不到他了。

  

  我频频转身,视线所到之处都是无尽的黑暗,我有点怕了。我突然感觉到锁骨一阵钻心的剧痛,我痛得蹲下身,勉强抬头时却发现一阵海水向我冲刷过来。

  

  我是被电话惊醒的。迷迷糊糊的接了电话,连是谁打来的都没看清。

  

  “王源...…王源……”

  

  我再一次清醒了。

  

  “王俊凯?喂?!”

  

  那边挂断了电话。再打过去已是无人接听,冰冷的女声回荡在我的耳边。

  

  听着这边的女声,我总觉得,刚才的声音,为什么跟这边的女声有点像?

  

  不管了,如果不去在这也只是扰乱心智,那还不如去找你。

  

  收拾了一下行装,边锁门便打电话给Houen:“喂Houen吗?我可能有几天不能去上班了,请下假。”

  

  “好。”她说,“工资三倍。”

  

  我:“……”

  

  还好我聪明,将王俊凯手机的GPS打开和我的连在一起,说不定我现在就可以通过手机定位到。

  

  我试着定位了一下他的位置,成功了。他竟然在华盛顿。幸好离纽约不远,坐飞机只要两三个小时。

  

  到了机场,很幸运的早上十点就有一班飞机。我兴冲冲地买了机票,还有半个小时飞机就能起飞了。

  

  不过令我没想到的是,王俊凯又不傻,自己的手机谁能比自己更了解?

  

  三下两下把定位停止在了华盛顿的一条小巷,想了想又拿出自己随身的笔记本写了几个字留在那,自己转身往任务地点走。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我在很久很久以后才知道的。

  

  我一下飞机一出机场就发现王俊凯离我不远了,都可以用走的,十几分钟就可以到。

  

  当我跟着手机的指引兴奋的冲进一条小巷时里面空无一人。

  

  “王俊凯?”我试探的喊了一声。

  

  没有回音。

  

tbc

  ——

  

  这篇文于14年在贴吧首次发出,算是我第一篇凯源文了,对我来说也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今年年初的时候被我翻到就一直想重修一遍,现在我放假啦终于有时间啦!(你们貌似还没放假吧哈哈哈哈)其他没什么好说的了,看文愉快!【笑】

  

评论(8)
热度(28)

© 清子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