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努力

那我教你好了

给我们小队长十六岁的生贺w

其实很早就开始写了只是现在才赶出来

 

一.

 
 
 

  真心话大冒险可以算是C大里恶俗但经久不衰的游戏,在王源深刻认识到它的惊奇时一切都晚了。

 

  酒瓶很欠抽的指向了自己,室友陈思睿幸灾乐祸地拿起手机选惩罚,看到惩罚时在心里为王源点了个蜡然后当着全寝室的大老爷们儿念了出来:

 

  “惩罚者随意指定一个与被惩罚者相同性别的人,受惩罚者上前对他说‘你会喜欢我吗,如果不会那我教你好了。’”

 
 

  王源听到一脸不以为然,这简单,还好不是让他表演什么脱衣舞。

 

  陈思睿却补了他一刀:“是我指定人,你就去向那个...嗯...吉他社的面瘫学长王俊凯说吧。”

  王源翻了个白眼:“你无不无聊?我还不认识他!”

 

  “就是不认识才好玩嘛!而且那可是万千少女的大众情人你也不亏啊!你就说你敢不敢?”

 

  于是王源顶着全寝室热烈的目光上路了。

 

  完成挑战的时间定在第二天的清晨,据陈思睿的小道消息那个王什么什么学长清晨都会在图书馆自习,王源想这也不坏毕竟清晨人少应该会没人看见。

 
 

  第二天王源起了个大早,早饭都没吃就小跑着去了图书馆,想着早死早超生,哦后面还跟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陈思睿。

 

  图书馆里很安静,大清早没什么人也没开空调,有点让人闷得慌。王源进了图书馆环顾四周,用手肘撞了撞陈思睿:“那个王什么什么在哪里?”

 
 

  “是王俊凯!”陈思睿白了他一眼,“你到时别叫错了。喏,那边在看书的那个。”

  王源壮着胆子走过去叫了一声学长,然后顺势坐到了王俊凯对面的椅子上。王俊凯有些不满自己大清早看书被打扰,略皱着眉抬头用眼神示意他有话快讲。

 
 

  他一抬头王源就快窒息,本来就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再看到王俊凯这脸负罪感更强,何况他来时以为再怎么样也不会比自己帅,没想到和自己有得一拼。但自己毕竟也是练过交际,稳了稳情绪正打算说话却突然被王俊凯打断了:“等等。”说着拿掉了王源由于跑太急飘落在肩上的树叶放在桌旁,“说吧。”

 

  王源突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他没想到王俊凯声音也这么好听,不知该怎么办的他转头看着陈思睿表达自己好像完不成惩罚,看到陈思睿一脸你完不成也得完成的表情又转了回来。

 

  “学学学...长,你会吉他吗?”王源觉得直接问太突兀,急中生智的他自己做了铺垫。“会唱歌吗?”

 

  “不用叫我学长,叫我王俊凯就好。”王俊凯放下手里的书,“会啊,怎么了?”

 

  “那你会喜欢我吗?”王源念完这句话有些绝望地闭上眼,在心里把陈思睿吊打了一顿又踩了几脚。

 

  “嗯?”

 

  “不会的话...我可以教你吗?”

 

  看王俊凯一脸不知道怎么回答,王源咻地站了起来,“学长...啊不对王俊凯你别误会这只是真心话大冒险!真的!现在任务完成了我走了!学长再见!”

 

  突然被王俊凯一下拉住,“如果是别人我一定拒绝,换做是你可以考虑一下。”

 

  卧槽卧槽卧槽!王源脑海里只剩这两个字,完蛋了被误会了怎么办啊啊!!

 

  “学长我...真的是大冒险...你看我舍友还在...我靠陈思睿你死哪去了?!”

 

  “图书馆里禁止大喊大叫。”王俊凯一用力把王源又按到了椅子上,“一看你也不会教我。”

 

  王源坐在王俊凯对面呼吸急促失控到大脑快要爆炸,完全不敢抬头看他,刚才被他牵的那只手还在发烫,想着自己一开始就不该答应陈思睿这奇葩的要求,在心里又戳了自己一刀。

  “其实我还真的不会喜欢人,正巧你也不会,不然我们两个一起研究一下?”

 

二.

 

  王源觉得自己脑袋肯定被旋转门撞傻了才会答应王俊凯这更加奇怪的要求,后知后觉发现自己饿得不行,跟王俊凯告了个别落荒而逃。到了宿舍才发现自己好像把陈思睿丢在图书馆了,不过他没有任何的愧疚感,谁叫他关键时刻躲起来了。越想越饿,王源顺手在桌上拿了个小笼包吃。陈思睿就在这个时候气喘吁吁地回来了,“王源你是不是人啊,把我一个人丢在图书馆?!”

 

  上午王源没课,优哉游哉趴在床上翻着莎士比亚的作品集,全宿舍就他一个人,悠闲得很。突然一个电话搅了他的清闲,拿起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本来以为是快递之类的接起来却是王俊凯。

 

  王俊凯早晨对他说的话不多,低音炮却尤其让他印象深刻。

 

  “王源儿,我在你楼下。”

 

  来不及思考王俊凯怎么会有他电话也来不及思考王俊凯对他的称呼为什么那么亲切,三分钟后王源就顶着一头乱毛跑了出去,王俊凯在他楼下看上去已经等候多时,王源跑到他身边:“你来这里干什么?”

 

  王俊凯看着王源呆毛乱翘很想揉揉他脑袋又忍住了,“你不是说要和我研究...怎么喜欢人?”

 

  “啊?”他看着王源脸一下变红更觉得他可爱,然而王源慌乱的手脚不知道往哪里放:“我老实跟你说哦,我从幼儿园到现在就没交过一个女朋友,初中时暗恋过一个女同学结果已经有男朋友了,我很惨的!”

 

  王俊凯噗嗤一声笑出来,“你慌什么,我又不是要教你怎么找女朋友。”然后默默咽下了还没说出口的后半句话,看了下手表,“中午你有空吗?不如我请你去吃饭?”

 

  “这不太好吧...我们才刚认识啊......”王源很怀疑眼前的这个人是不是就是陈思睿口中的面瘫学长,为什么会那么热情?“对了,你怎么知道我电话号码的?”

 

  “你那个舍友跟我说的啊,还告诉了我你上午没课。”王俊凯讲得一脸云淡风轻,王源表情却越来越微妙,“你知道我是真心话大冒险?”

 

  王俊凯惊觉糟糕,“我......”

  “你知道我是真心话大冒险干嘛还这么整我?”王源有些生气,“我跟你很熟吗?”说完转身回了宿舍,留下后悔至极的王俊凯,好不容易约来的王源居然生气走了,王俊凯想自己干脆切腹自尽算了。

 

  王源这场火生得很无厘头,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过了个十分钟左右他觉得自己把王俊凯晾在楼下好像不太好,于是打开窗户探出头去看,没曾想王俊凯身旁多了个女生好像在送情书,火又一下升了起来,碰地一声把窗户关上十分怨念地想以后他再去关注王俊凯就把名字倒着写。结果又过了十分钟还是没忍住又看了一眼,却看到了他和女生离开的背影。

 

  另一个室友刚好在这个时候下课回来,看着王源一脸想把宿舍烧掉的样子打趣道:“我们王少爷怎么了,没课还这么不开心?”

 

  王源咬牙切齿:“你帮我记着,以后我要是再去关注王俊凯你就叫我源王!”

 

  王俊凯在楼下站着本以为王源会良心发现回来,结果他没等来王源却等到了来告白的女生,正在劳神费力地把女生打发走却听见楼上砰地一声关窗户的声音,看上去还是王源那间宿舍。王俊凯心一惊感到大事不好,却又被女生缠得脱不开身,只好找了个借口把女生带到了别的地方又跑了回来,楼上早就没声了。

 

  王俊凯回到宿舍特无奈地唉声叹气,室友书也看不下去了抬头问他:“你这是咋了?”

 

  “被告白了。”

  “你又不是第一次被告白,至于吗?对了,这里有一封钢琴社社花给你的信,昨晚忘了给你了。”舍友从抽屉里拿出一封信,“不错啊,林蕾都看上你了。”

 

  王俊凯瞥了一眼,“放着吧,没兴趣。”

 

  “你这小子这是咋了?被告白整的跟告白被拒了一样?”

 

  王俊凯走到床边有气无力地栽倒在床上,“差不多。”

 

  “还真的被拒绝了啊,哪家姑娘眼光这么高连你都看不上?”

  “可能是我平时情书受太多的报应。”王俊凯目光涣散地看着床单上的花纹:“不是姑娘。”

 

  室友被震惊得书都掉到了地上,过了一会喃喃自语道:“我说你怎么对姑娘没兴趣,果然,这个世道,帅哥都去搞基了。”

 

  “我跟他今天早上才刚认识,我怎么可能就告白,你想想就知道不可能。”王俊凯一灰心丧气讲起话来就有点语无伦次,“第一天就被他讨厌了啊——”

室友早就习惯了王俊凯这样,“没想到你被女生告白这么多次居然还不懂怎么追人,来来来哥教你。”室友从椅子上跳下来拍拍王俊凯的肩膀:”首先,你得让他体会到你的热情。”

”啥?“王俊凯瞥了他一眼,“不懂。”

”你傻啊,你看那群女生对你多热情,你就不懂的效仿一下吗?“

 

三.

王源最近总是能看到一张笑成叉烧包的脸在自己面前晃悠,晨跑时,吃午餐时,晚上睡不着出来散心时。

那张脸总是笑得一脸欠扁的在自己身旁转啊转,说的话也是一直在王源耳边打转:”源源好巧啊你也在晨跑啊~“

废话要不是学校逼的我才不想跑!

“源源好巧啊你也在食堂吃午餐啊!”

....到饭点不在食堂吃午餐我难道还要坐个飞机去马尔代夫打排球?

“源源真巧啊你也睡不着啊~”

终于王源忍不住了转头摆出一个标准的嘴角扬起的微笑:”请问学长,这么晚了你还不睡跑来跟我月下散步是要干什么?“

王俊凯没想到王源会突然搭理他,开心得不得了:“你睡不着嘛。”

标准的小孩得到棒棒糖心满意足脸。

王源觉得自己体内有一种物质正在生成,吓得他赶紧往前一步把王俊凯往后推,“行了行了你赶紧去睡别打扰源哥大晚上的清净。”

说完别过身子不再看他,后面就是学校的人工湖,快要中秋节了,还差一小个缺口的月亮倒映在水面上,水面被晚风吹得一阵阵波澜,犹如他内心一样极度不平静。

极度不平静的王源还想到了自己高中一直背不下来的化学反应式,一点心慌再加上一点荷尔蒙。

半分钟后王源转头确定了王俊凯已经走了,索性倒在草坪上捂着脸。

你完了,源王。

王源是钢琴社的,钢琴社很少有长得像他那么清秀的男孩子,自然他是钢琴社的国宝,没事就去艺术节上露几手给钢琴社免费做个宣传。

钢琴社还有个国宝,社花林蕾,五岁就开始学钢琴,到现在已经培养出了一种超然脱俗的气质,不仅会钢琴还会绘画声乐,如瀑的长发披散着,一颦一笑都牵动着C大万千男子的心。

每次她和王源上台表演总能激起一片掌声,特别是上次唱《他和她》之后,一个弹钢琴一个演唱,一个一袭白衣一个一身白裙,上帝都觉得这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只可惜林蕾看上了吉他社的王俊凯。王源开始对她还是有好感,毕竟这样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女在自己身边是男的都无法抵御,说不动心都是假的。

王俊凯也是吉他社的国宝,平常面瘫高冷,还担任学生会副主席的职位,弹吉他时深情款款,让人有种他下一秒就会伴着吉他声来娶你的错觉。

面瘫高冷的形象总是在见到王源的那一瞬间就破功,取而代之的是一张c大里人见人愣的褶子脸。

暑假过后天气很快就转凉了,学校打算趁天气还没完全凉透办个运动会。王源死都想不到全班同学会一致同意他报2500米长跑,当然是林思睿率先在2500米后面写了他的名字,美名其曰年轻没有极限,青春需要挑战。王源真想一巴掌给他糊过去,为此三天没理陈思睿,三天后他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想着离校运会还有十天,而他跑个1500都够呛,又只好硬着头皮每天下午绕操场跑。

学校操场是很标准的400米跑道,听着挺小但是一眼望去真的是很大,王源算了一下,一共需要跑六圈多一点。真是要死了,王源默默的想。

第三圈刚开始王源就有点呛,又怕现在不练到时候在运动会上丢脸,又接着往下跑。跑着跑着身旁突然出现一个人,刘海被风吹得掀了起来。

“你来干嘛?”见到身旁是王俊凯王源就有点慌,跑步的速度一下变慢,“你不会也报了2500吧?”

王俊凯低头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刘海,“怎么可能,我这种体质还需要临时抱佛脚吗。”

看到王源一下黑下去的脸色又慌忙解释:“哦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来教你怎么跑步!”

“谢谢学长,不过学长还是先去研究怎么喜欢人吧。”王源很不屑地瞥了他一眼然后加快了速度。

没跑几步他立马后悔了,本来就跑的很累现在更没力气了,停下来又好像显得太没骨气了,只能死撑着往前挪。

王俊凯又追了上来:“你别跑啊我现在不就在研究吗...呸我的意思是你这个方法很难坚持到最后的。”

王源本来还想再丢下他,不过在心里衡量了一下轻重还是默默停下来了。

“你说。”

王俊凯兴奋了:“你一开始得做个准备运动之类的吧,三十米快跑来回跑几趟,然后刚开始别冲...算了光说不行,我陪你练。”

“啊……?”

接下来的三圈全部都由王俊凯陪同,王源跑得累死累活却没看到王俊凯喘,心里极度不平衡:“你怎么都不会累啊!”

王俊凯特嘚瑟的的甩甩头,“也不看看我是谁。有我这么一个运动健将教你,你不拿第一太可惜了。”

接下来王源又不死心的和王俊凯多跑了好几圈,最后累得几乎瘫在地上也没见王俊凯多累,倒是王俊凯有点担心他:“你以前没这么跑过吧?当心大腿那边别磨破皮了。”

王源呼吸一滞,努力站起来走了几步,果然大腿内侧火辣辣的疼。

“我靠……”看见王源惨叫一声王俊凯就知道发生了啥,无奈的摇摇头:“我的错,我不该陪你跑这么多圈的。我先送你回宿舍休息吧。”

宿舍里只有陈思睿一个人,正在埋头打游戏,看见王俊凯扶着王源回来不禁惊讶:”学长你怎么来了?”

王俊凯扶着王源坐下,“没事,他运动受了点伤我就送他回来了。”

王源正想踹王俊凯一脚告诉他我还没有脆弱到那个地步,一看陈思睿看他的眼神好像不对劲又默默收回了脚,要是自己踹下去指不定陈思睿会冲上来问他们做了什么运动。

王俊凯走了,王源小心翼翼尽量不碰到伤口,走到陈思睿身旁准备跟他一起打游戏,陈思睿却放下了游戏机,“我日王源你你你连路都走不稳了啊!!”

王源捶了他一拳,“你想哪去了?!要怪也是怪你,都是你给我报的2500!!”

陈思睿最后确定了一下:“你和王俊凯一起跑的?”

“没有啊,他半路自己加进来的。”

陈思睿盯着王源半天突然起身扔下游戏机冲出了宿舍:“噢耶我打赌赢了哈哈哈!!我要去找林蕾!!”

看得王源一头雾水。

王俊凯很快就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一盒药膏。

王源显然没想到他还会回来:“你怎么又来了?”

王俊凯把药膏扔到王源怀里:“你腿上磨破皮了涂这个挺有效的,不然你到时候怎么比赛。”

说着别过了脸,王源脸唰的红了,两个人气氛尴尬至极。

王源最终还是没勇气,三句两句把王俊凯打发走了自己盯着那盒药膏发呆。

四.

校运会很快就到了,学校没能打破逢运动会必下雨的神话,比赛那天淅淅沥沥下着雨。领导只是告诉他们年轻需要挑战就让运动会开始了。2500米被学校排在很后面,王源现在只需要在班级营地等着比赛到来。旁边就是学校的综合楼,修建了很大的阶梯,既是楼梯也是看台,很大,全校坐在上面都绰绰有余。

这十天里王俊凯几乎都过来陪他锻炼,不得不说王源的确提高了很多,但是他还是隐隐约约有点不自信。

运动员都冒着雨玩着命在比赛,如果没有参加这2500米王源此时应该在图书馆优哉游哉写稿子,然后交给广播社念出来。

王俊凯不知道怎么找到了自己,朝王源班里人打了声招呼后就坐到了王源身边。班上人也没有太在意,就认为他们两个是普通朋友。

“嗨。”王源无精打采的打了声招呼就不再理睬王俊凯,目光落向远方的操场。

“你这是怎么了?一天不见就焉了?”他们现在的关系已经发展到了王俊凯可以尽情揉王源头毛的程度,“别对自己不自信啊。”

王源把王俊凯手拿开,“别摸我头,长不高。”

“你小子今天这是怎么了?”

“你为什么要跟外人说我们在一起了?”

“我?”王俊凯有些蒙,“我什么时候说的?”

“你别装了,全校都知道了。”王源声音低低的。

王俊凯感到有些好笑,“就凭流言你就这么断定我?”

“流言?”王源抬头看他,“既然是流言那林蕾为什么会和陈思睿赌我跟你是不是真的?”

“不是,源源,我根本就没说,你相信我啊!”

“那你说你有没有喜欢我?”王源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王俊凯:“你说啊。”

广播那边开始呼召参加2500的运动员入场,王源跳下台阶却突然被王俊凯一把拉住,”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告诉你吗?“

”因为干大事要沉住气,比如说喜欢你。“

”不过我真没有对别人说过。“

王源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到运动场上的,脑袋一团糟,就连裁判的发令枪都响了好几秒他才反应过来。跑动的过程中风在他耳边呼啦啦的响,雨滴不断落在他的发丝上,用上了王俊凯教他的方法却还是显得很吃力,王俊凯教他说跑步的时候不要想着我很累我跑不动了,这样只会越来越累。事实上王源也根本没心情觉得自己很累,前三圈跑完他的脑袋都处于混沌的状态,不停的想思考着人生却又思考不下来。

王俊凯你真是害死我了。

如果自己刚才没有问那个问题,王俊凯此时应该在操场里面的人造草地里跟着他跑,不停地将鼓励他。

可是没有如果。

天知道他知道林蕾喜欢王俊凯后是什么心情。

天知道他听到流言说王俊凯喜欢他后是什么心情。

这感觉就像自己之前买过的蜂蜜黄油味薯片,刚咬下去唇齿留香,第二口却觉得糟透了。

最后两百米,他不是第一。

费力地抬起头,才发现王俊凯在终点等着他,脸上的表情是那种明明很在乎却又要装作只是看热闹的表情。

王源心结突然就这么解开了,人生遗憾太多,比如我现在没拿到第一。但我不想我众多遗憾中包括你。

冲过终点线王源几乎说不出话,全班同学围上来,大家都没想到他能坚持下来,而且还拿了第三。

王源累得几乎走不稳,被人群簇拥着看到了站在旁边的王俊凯,努力对他笑了笑。

过了没多久同学又散开去看下一场的接力赛,陈思睿留在王源身边,递给他一瓶水:“不错,你还有机会拿第一。明天的决赛加油。”

“啊?!”王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有决赛?!”

五.

接下来王源再也没看到王俊凯,王俊凯也没来找他,碍于身旁有个陈思睿,王源也不好出去找王俊凯。

第二天的决赛到了,王源的腿却酸痛得不行,早知道昨天不跑那么拼命了,王源揉着腿愤愤地想。

第二天天气好转了很多,2500米不再被排到很后面。

王源看了看表,离决赛开始还有半个小时,便打算去学校的小卖部买瓶葡萄糖。

买完葡萄糖做了几个准备活动就基本要上场了,学校小卖部地理位置有点偏僻,王源想着跑过去基本也就做好了短跑的准备运动,正要开跑却突然又被王俊凯叫住了。

“源源。”

王源转过身,这里没什么人,人群都集中在运动场上。

他们两个对视着,相对无言。

王俊凯率先打破了沉默:“嗯...感谢你教会了我怎么喜欢人。所以,我教你的长跑你也千万不能输。”

王源笑了笑,似乎早有准备的拿出一张纸条以及把手里的葡萄糖都放进了王俊凯手里,然后朝王俊凯挥了挥手就跑远了。

王俊凯打开纸条,上面是王源特有的清秀字迹。

“如果我喜欢你,我会和你分享我最喜欢吃的乐事薯片,各种味道。

想要和你一起沐浴快要消失的夕阳,一起为心爱的花草浇水。

我要和你一起去东京看雪,去瑞士买最精准的手表。

但是我还是想和你吃乐事薯片,因为我最喜欢吃了。

我喜欢吃酸奶味的,如果你喜欢的是原味的,那我也和你吃一样的。

不过不用愁不会实现了。”

王俊凯看完心情极佳的把纸条收好,小跑着到了比赛场。

王源这次一下大爆发拿了第一,领了金牌来不及应付来庆祝的同学就冲向了早已在旁边等待的王俊凯。

“我毕业了吗?”王源胸前的金牌在太阳底下泛着光,眼睛亮晶晶的,“在喜欢你这门课上?“

王俊凯突然抱住了他,在外人眼里就像在庆祝王源拿了第一。然后在王源耳边低声道:“应该是你我都毕业了。谢谢王老师。”

“我喜欢你,很意外吧。”

-end-

评论
热度(42)

© 清子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