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努力

【凯源/短篇】风雪招摇[上]

※民国时期设定  军阀之子X国文先生

——

  王俊凯从火车上下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守在车站旁的王源。

 
  王源见了他,十分欣喜地对他招手:“小凯,这里!”

  两人原本是高中校友,高中毕业后各自考上了不同的大学,王源选择留在重庆,而王俊凯去了国外进修。如今王俊凯回来,王源是最乐意去迎接他的。

  王俊凯走到他身旁:“怎么戴了副眼镜?”

  王源低头笑笑:“我现在在学堂里教国文,这样显得书卷气一点。”

 
  两个人都穿着白衬衫,一起走向回去的路。

  “你这次回来要待多久?”王源问。

  “也许一个月吧。”王俊凯说,“我也不太确定。”

  王俊凯回来的事很快就传遍了重庆,上门带着礼物拜访的人不在少数。而王俊凯一回家就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不见人,摆明着不帮任何人解决问题,所有来访者只能悻悻离开。

  王源还在学堂里教小孩子念书,两个人除了在车站那次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再一次见面时王源刚结束了一堂国文课,走出教室便遇见了站在外面的王俊凯,很是惊讶:“你怎么来了?”

  王俊凯看了他一眼:“来看看你上课。”

 
  王源笑:“我的课天天有,那你岂不是要天天赏脸过来?”

  王俊凯也笑了:“真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想看看你。”

  王源被他说得脸突然一红,后退了几步转身匆忙跑走:“我去洗个手。”

  留下王俊凯一个人站在原地,王源不在,脸上的笑容逐渐暗淡了。

  他从高中时就开始喜欢王源。

  那时候的王源比他小一届,王俊凯一次偶然撞见他在礼堂弹钢琴,就再也移不开眼。王源一曲终了对他一笑,他便感觉心跳漏了一拍。

  那时候的王源还未褪去那一层学生特有的青涩,两人熟识后他才了解到王源私底下的样子。

  王源每次登台表演总会扯着他的袖子紧张,王源每次饿得受不了的时候总会对他撒个娇让他带着他翻墙出去买吃的。而他每次都会宠着王源,直到他出国。

  如今两人再相见,他想要再看他,却发现已经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了。

  王源与王俊凯告别后独自来到舞厅,摘下眼睛的他不再是清秀斯文的王先生。

  早已守候在那里的女孩见到他,主动向前一步伸出手:“先生,可否请你跳一支舞?”

  “当然可以,我的荣幸。”王源也向她伸出手,两人旋转在舞池中央。

  一曲终了,王源紧握着女孩传递给他的情报,走出了舞厅。

  回到家的他连灯都来不及点亮,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纸条。纸条的内容是他完全没想到的,八个字,个个触目惊心。

  “接近王俊凯,杀了他。”

  然后他一阵冷汗,闭上眼睛蹲下身,止不住的颤抖。

  杀了他,又何尝容易?王源自嘲地笑笑,他真的能狠下心来吗?

  后来王源开始主动约王俊凯出来,两个人用一个礼拜的时间逛遍了重庆的大街小巷。第八天的时候王源在街头的糖画摊买了两个糖画,一个写着凯,一个写着源。

  王源把那个源的给了王俊凯:“我现在把源交给你了,你要保护好哦!”

  王俊凯闻言笑着抬手揉他的脑袋,“知道了,我一定把他保护得很好。”

  然后他在夕阳下止步:“其实王源,我……挺喜欢你的。”

  王源的心猛烈地疼起来,王俊凯这几年在国外,说话做事都多少染上了落落大方的风格,这番告白,不如说是王源故意挑起,他收尾的。

  但他什么也不能说,他只能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转过身:“我也是。”

  喜欢你喜欢到骨子里去了,可是还是要亲手杀了你。

  “那……我们在一起吧?”王俊凯欣喜万分,没想到王源这么快就答应了。

  “好啊。”王源说,然后紧紧咬住了下唇,直到嘴唇出血。

  为什么我要这么喜欢你?如果我们素不相识,这件事兴许还好办一点。

  接下来王源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王俊凯的照顾,王俊凯会在清晨买好早餐送到他楼下来,王源在下课后走出课堂总会看见王俊凯在笑盈盈地等他,然后两个人会一起走回家。

  王俊凯送王源到家门口的时候总会眉眼弯弯地说晚安,而王源的回复总是轻轻吻一下王俊凯的嘴唇。

 
  如果不是那个任务,这在旁人看来会是一对多么幸福的情侣。

  直到那个女孩又传递了一个任务过来。

  “时间紧迫,趁早下手。”

  王源沉默地将纸条收好,没走两步就撞见了王俊凯。

  “你怎么在这?”王俊凯的目光停留在王源胸前,眼睛一瞬间失神了,但抬头看他的时候又恢复到了原来处变不惊的样子。

  “我还要问你呢,你怎么在这?”


  “今天贺府千金生日,我爸逼着我来的。”

  王源笑:“她该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哪能呢。”王俊凯顺势将他搂进怀里,晚风吹起他的风衣下摆:“就算她看上我了,我也只喜欢你。”

  王源的心剧烈跳动起来,不明白感动和难过哪一种成分占得多一点。

  “行了,你快点进去吧。”王源在他耳边低语道。

  王俊凯摇摇头,“再让我抱抱你。”

  王源笑:“你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

  王俊凯也笑,将他抱得更紧了。

  回到家王源才察觉到不对劲,那枚小组专用的徽章他没来得及摘下来,组里传达任务都是靠这个认人的。

  他刚才戴着那枚徽章,和王俊凯在舞厅门口拥抱了那么久。

  王源在深夜敲开王俊凯家的门,王俊凯打开房门发现是王源时眼睛都亮了,心满意足抬起王源的下颚吻住了他。

  这是一个没有沾染到其他成分的吻,王源从头到尾只感觉到了王俊凯满身的酒气,以及自己心里突然空空落落的。

  看来他没有发现。

  后来王俊凯把头埋在王源颈窝里,一下一下地喊着源源,王源不知道怎么安抚他,只好不断地应答。“王俊凯,我在。”

  “不要离开我……”喝醉的王俊凯软着嗓子,“我喜欢你。”

  王源不语,将下巴搁在他肩膀上,痛苦地闭上了眼。

  王俊凯的归期定在这周的礼拜四,而今天已经是周三。

  王源睁开眼发现他睡在王俊凯的床上,再一转身便发现王俊凯就躺在他身旁。

  明明是自己来找他,反而变成了还要王俊凯安顿他。

  王俊凯早就醒了,见到王源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对他说:“我明天就要走了。”

  王源内心有窒息的感觉,他恨不得此时打开窗跳下去,了结了这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结了这段荒唐至极的爱情。但他仍旧什么都不能说。

  “一路顺风。”

  王俊凯勾起嘴角:“不问我为什么走么?”

  “你来,本身就是为了走。”

  “是吗?”王俊凯深深望着他,“那你为什么还不下手?”

  “什么?”王源心里一惊。

  “你为什么不下手?”王俊凯又重复了一遍,“你是地下党,对不对?”

  “你发现了。”

  “上次你在舞厅门口时我就已经发现了。”王俊凯对着他笑,笑得比以往温柔数倍,“你接近我是不是只有这个目的?”

  “是。”王源看着他的眼睛,“从头到尾都只有这个目的。”

  1939年5月3日,民国二十八年, 天气不算晴朗。

  这是王源上的最后一节国文课了。这节课上完,他将辞去教师的职位,真正地当一名地下党。

  王源的学生二十二个,其中他最喜欢的是一名唤作丫丫的女孩子。七八岁的年纪就灵动聪明,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思考。

  下课的时候丫丫跑过来,认认真真地问了王源一个问题:“先生,其实我有一个问题一直得不到答案。爱是什么?”

  王源愣了,爱是什么?

  他被丫丫天真的问题打动了,揉了揉丫丫的小脑袋,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先生也不知道吗……”丫丫有点失望。
 

  “不。”王源摇摇头,“爱对每个人来说都有不同的定义,你母亲每天送你到学堂门口叮嘱你要好好念书,这是母亲对你的爱。我喜欢和你们在一起,这是我对你们的爱。”

  对于七八岁的小女孩,他只能说到这个份上了。

  “噢。”丫丫点点头,“那之前每天都会在门口等你的那位先生呢?这算不算爱?”

  王源突然感觉到一阵心悸,他将丫丫搂进怀里,声音干涩。

  “丫丫,我这一代人啊,在这战火连天慌兵荒马乱的时代,真的很难收获一份幸福的爱。我们现在所做的,不过都是为了你们不会重赴我们的路罢了。”

  丫丫半懂非懂:“不会的,先生一定会幸福的。”

  王源知道她没听懂,笑着站起来拍拍她的脑袋,“好啦,我要走了。”

  丫丫很乖地跟他挥手:“先生再见!”

  走出校门还没两步王源又愣了。

 
  王俊凯现在校门口笑盈盈地等他,一如既往。

  王源冲上去,“你疯了?!”

  王俊凯摇头,“我清楚我在做什么。”

  然后牵起王源的手,硬扯着王源走了一大段路,“跟我走。”

  王源拼命挣开他:“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我说了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王俊凯眉毛一挑,脸黑了不少,但还是一字一顿很清晰地表达出了他的意思,“相信我。我们一起去北平,逃离这里!”

  “不要!”王源发狠地把他推开,自己转身要跑,“你快去学堂啊,只有那里是安全的!”

  “王源!”

  王源被他喊得脚步一顿,回头望着他,眼底是深深的绝望。

  “……”

  前方包抄过来几个人,举着枪对着他们,“不许动!”

  “怎么?”王俊凯走到王源身边,“你们现在连我的人也敢伤害了?”

  然后在王源耳旁低语:“快走。”

  王源看着他,坚定地摇摇头。

  王俊凯急了,“他们不敢伤害我的。你快走啊!”说完狠狠推了王源一把,王源被他推得跌跌撞撞往旁边倒,王俊凯又喊了一声:“快走啊!”

  王源回头对他做了一个口型:“等我。”然后跑着离开了那片树林。

  他要去找人,他要去找人救王俊凯。

  来人扯出一个残忍的微笑,“王公子暗自帮助共产党做事,刚才让你放跑那个小地下党已经是义尽仁慈,还想怎么样?”

  王源被推开之后没命的跑,来到他们小组的临时根据地,果不其然是被扫荡之后的痕迹。

  王源喘着气推开一扇扇门,却发现小组里空无一人。

  不好的预感略上心头,敌人为什么会知道这里?!成员们都去哪了?

  来不及思考了,他跌跌撞撞地又跑出根据地,他要去找王俊凯。

  正如王俊凯第一次找到他一样。

 
  tbc

评论(1)
热度(22)

© 清子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