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努力

【凯源】第七个梦

现实向,两千字一发完结

——

  “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我明天要去个发布会,你呢?”

  “差不多。”

  “……我们好久没见了。”

  “嗯。”

  “我有点想你了。”

   “我也是。”

  “什么时候才可以见你一面呢...”

  王源盯着许久未弹出消息的对话框,估计对方在忙,一时半会是不会回了,幽幽叹了口气。

  他们有多久没见了?新的一年组合前景广阔,可他们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

  想起两年前自己的幼稚心气,讲到很久不能见他时在大众面前兀自哭出声,到现在已经可以坦然面对,这算是成长吗?

  如果成长意味着分别,那么选择的这条路是否会正确?

  王源心神不宁地想了许多,把手机扔在一旁,径直倒在单人床上,身边已经很久没有会帮他掖被子的人了。

  如果这时候他在,那就好了。王源这么想着。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是个如此依赖王俊凯的人,以前无时无刻王俊凯都在他身边,那时候的他从来没想过他们聚少离多的场景,第一次的分别他极度不习惯,睡觉时没有人可以抱着让他在梦中惊慌不已,久而久之他被逼着习惯,尽管这对于处于热恋期中的他们十分难熬。

  他是被一个女声叫醒的,兴许是助理来叫他了,他昨晚估摸又是不知不觉睡下去的。

  “松宝宝,快起来了。”

  “.......”

  怎么回事,现在助理都那么与时俱进的吗?

  他困惑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天蓝色的房间,身旁的女人还在催促他。

  “再不快点就要迟到了哦,你今天不是约好了和童宝宝一起上学吗,他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王源惊讶地盯着她,怎么回事,少年时代已经杀青了啊?!

  他跳下床,身旁没有摄像机,没有导演和场记,他似乎真的变成了班小松,那个在剧里没心没肺的班小松。

  邬童在这时皱着眉推开门走进来,“班小松你快点呀,再晚就不送你去上学了。”

  他日思夜想的王俊凯此时站在他眼前,王源瞠目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丢下一句我去洗漱了,埋头冲进了洗手间。

  他用冷水反复泼洒着自己的脸,这是梦吧?

  旁边的架子上挂着他的校服,他匆忙地穿上,又冲出洗手间。

  是梦也好,不是梦也罢,既然上天给他这个机会,岂有不珍惜的道理。

  邬童在洗手间外候着他,见他风风火火地出来吓了一跳,“你衣领歪了。”

  王源模仿着班小松说话的语气,从桌上拿起一片面包,“哎呀你帮我弄一下,我这不是脱不开身么。”

  邬童没说话,走到他跟前,修长的手指隔着衣物拂过他的锁骨,熟悉的触感让王源忍不住颤栗了一下,引得邬童狐疑地看着他。

  “你没事吧,耳朵怎么这么红?”

  “没事,妈,我跟邬童去学校了啊!”像是要让自己冷静一般,他故意转开了话题。虽说是自己的主动要求,但实在太久没有过肌肤接触,令他一时半会没法习惯。

   “好嘞,晚上记得带童宝宝回来吃饭啊!”

  王源应了一声,和邬童走出了店门。

  邬童身上若有若无的沐浴露香气,简直跟王俊凯一模一样。可惜王源不知道此时贸然抱上去会有什么下场,他和邬童并肩坐在邬童家的车后排,王源用指甲轻轻划了一下邬童的手指。

  “怎么?”邬童轻声问。

  “我感觉自己活在梦里。”王源很诚实地说道,“你突然出现在身边。”

  邬童有些不能理解他这番话,“你没睡醒吧,待会早读是安主任的默写,你背好了吗?”


  “.......”

  那张和王俊凯一模一样的脸就在他跟前,他却不能亲亲捏捏,真难过啊。

  

  “对了.......昨天你没跟我说完的话,是什么?”邬童沉默了很久突然问起,显然犹豫了很久。

  “啊,什么?”昨晚发生了什么王源怎么可能知道,班小松没有说完的话......除了告白,应该不会有什么了吧?

  “你说到一半就不说了,我想了很久......”

  平日高傲的邬童何曾露出这困顿犹豫的一面,王源心生笑意,决心逗逗他:“我想说什么,你应该最清楚了吧?其实这种话要你来说才对。”

  邬童急促地倒吸一口气,窘迫地转过头,“你今天怪怪的。”

  那是当然,除了王俊凯,我谁不能治啊。

  “对了,这个给你。”邬童从包里拿出一份包装精致的礼物,“生日快乐。”

  王源愣了一下,生日?难不成今天是班小松的生日?

  “邬童,我......”王源微微张开嘴,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其实我......”

  “嘘。”邬童飞快瞄了一眼司机,往王源那边挪了挪。

  “我一直想说了,我喜欢你。”

  王源感到眼眶有些酸涩,他想起自己去年的生日,也有这么一个人,在人群散尽后,把他堵在化妆间,小心翼翼地说出喜欢自己。

  上天似乎是要给他温习的机会,不然怎么连那时说的话都会一模一样?

   他太想念王俊凯温暖的怀抱了,想念和他牵手走过的路,想念与他接吻时的缱绻,无论什么时候,王俊凯都是最令他安心的。

  “你怎么哭了?”邬童的惊讶令他回过神来,自己居然想着想着就难自制哭出来了,太丢脸了,怎么还跟以前一样。

  “没事,因为我也喜欢你。”王源揉揉眼睛,“我......太开心了。”

  

  这个梦来得稀里糊涂,走得也稀里糊涂。

  王源被微信的提示音惊醒,他睁开眼,没有什么蓝色的房间,酒店冰冷的色调似乎在提醒他,你只是一个人。

  王源兴致缺缺地拿起手机,是王俊凯,他发过来一条语音。

  “出来,我在安全通道等你。”

  王源一跃而起,随手拿了件外套冲出房间,还有什么会比这更戏剧化?在梦里朝思暮想的人,一醒来发现他来到了你身边。

  王俊凯站在安全通道的门口等他,昏暗的灯光交错映在他脸上,但还是能看出他笑意盈盈地看着王源跑向他。

  “你怎么来了?”王源一头扑进他怀里,把脑袋埋得低低的,贪恋地呼吸着他的气息,“你明天不是还有通告吗。”

  “某人说他想我了,我看也隔得不是太远,所以我就来了咯。这里不方便,去你房间吧。”王俊凯好声好气地哄着,显然他也很想念面前的人,话虽这么说,手中却没舍得推开他。

  王源这才意识到什么,恍然松开王俊凯,“我疏忽了。”

  王俊凯跟在他后面,随王源进了房门。王源把门锁上后转身问他,“你什么时候要走?”

  “我今晚睡你这里可以吗?”王俊凯揉揉王源的脑袋,“我跟工作人员报备过了,明天一早我直接过去就行。”

  “你真是......”王源望着他舟车劳顿留下的黑眼圈有些心疼,“不好好休息,跑这么远的路来找我。”

  “其实我在来的路上做了个梦,梦见我去跟班小松谈恋爱了。”王俊凯吐吐舌头,“我觉得我是太想你了,所以我一点都不后悔。”

  王源忽而了然,他和王俊凯之间从来不存在单向的感情,就连做梦,似乎也要在梦里相遇。

  “其实我刚刚也梦见了,我去跟邬童谈恋爱了,你好怂啊,告白还要我去提醒的。”王源笑得肆意,上前再次抱住王俊凯。王俊凯双手环住他的腰,下巴搁在王源肩膀上,“承认吧,你就是太想我。”

  王源从王俊凯怀里抬起头,“其实在梦里我还有一件想做的事。”

  不等王俊凯回应,他松开环着王俊凯的手,照着王俊凯的唇形,认真虔诚地吻了上去。

  “梦里没能做成的事,在现实里你一定要跟我完成。”

  “还有梦里完成的事,你也要继续跟我完成。”

  “比方说,我爱你这种事。”

  END

 

评论(4)
热度(66)

© 清子矜 | Powered by LOFTER